《乡野欲潮》


马翠娇拿着电话皱着细细的眉毛,犹豫半天,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她洗澡过后有着一丝晕红的脸蛋突然变得惨白,握着电话的手都有些颤抖,看了看王英,抿嘴一下,走下水泥炕,来到厨房的门口,接起了电话。

“喂,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你不要威胁我!哼,不要以为你是县长就可以随意摆布别人,二狗他们想不想弄死林天成我不知道!你不要忘记你答应我的事儿!你放心吧、!我会毁了那份东西!”

林天成蹲在墙角,身影藏在夜色下,听着马翠娇的声音,心里不明所以,难道马翠娇被张喜成控制了?她和张喜成并不是那个关系?她想毁掉什么东西?

诸多的疑问浮现出来,凡事都是有因必有果!也许自己看错了马翠娇!

挂掉了电话,马翠娇神情凄然,咬着银牙贝齿吱吱作响,气愤的跺着双脚回到屋子里,坐在炕沿上,忽然泪水滚滚。

“咋的了啊?翠娇,你咋还哭上了?”

“英子姐,我委屈啊!呜呜……”

马翠娇哭的稀里哗啦,许久许久哽咽住哭声,叹着气,六神无主一般傻傻的坐着。

“翠娇,你到底咋啦?”

“英子姐,我和你是最亲近的,我和你说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你觉得俺是那种多嘴的人吗?翠娇,你到底遇见了啥事,哭哭啼啼的,有啥想不开的和姐说!”

王英拉着马翠娇的手安慰着,在莲花村,自己和马翠娇可以说是如同亲生姐妹,无话不说,虽然她并没有嫁人,离开莲花村几年,但是安分姐妹之情依旧是存在的!如果看见她委屈的模样,心里也揪心不拉的!

“哎……出去几年,还是觉得咱莲花村好!英子姐,当初你劝我留在莲花村,我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谁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马翠娇掏出纸巾擦了擦眼角,看了看时间,搓着脸,叹道:“英子姐,我去县城找了一份工作,在洗浴中心了,但是你相信我,我没有出卖自己的身体,有一次,有一个男人看中了我,花言巧语的,把我灌醉了,虽然没有奸污我,但是他拍了好多我的照片!”

“啊?还有这样的人渣啊?后来呢?”

“知道昨天他才第二次找到我!原来,他是咱惠南县的一把手,张县长张喜成!他让俺办一件事,如果办妥了就把所有我的裸照还给我,如果没有办妥,他就大张旗鼓的把我所有的照片贴在惠南县每一个角落,英子姐,你说我还咋做人啊!呜呜……”

提到伤心事,马翠娇就像落群的孤鸟,伤心的鸣叫着!

王英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甚至都没有去过县城,当然不知道如何面对,可是蹲在墙根的林天成却咬牙切齿,按照正常的思维来判断,这一切都是张喜成布置好的局,妈了个比的,想不到张喜成如此的有心计,不过也不奇怪,能坐在惠南县一把手的位置,没有一点不同于常人的手段,早就被挑落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