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天成脑子突然明亮起来,张喜成和李大壮以及马翠娇这三人肯定是有关系的,而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是相互利用,李大壮倒是不值得放在心上,一个社会上的小地痞,永远斗不过有着官身的自己,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但是马翠娇若是张喜成的人这事可就不好解释了!记忆中,马翠娇是一个单身,至今没有嫁人,而她若是张喜成的情人的话,张喜成还真是一个能手,而马翠娇也绝对是一个蛇蝎之心的女人!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就是事实!

林天成抱着肩膀,二十多岁的年龄在此刻却有着一种摄人的威风和严肃的神情!

不错,此时的林天成已经微微具备了一点官架子!那是一个人体内潜在的东西,更是对权利的渴望!

有渴望的人必定身怀抱负和睿智,林天成的目标并不是局限于莲花村,就算在这里自己是一把手,但是走出去却是狗屁不是!没有人不喜欢重权在握的惬意人生,没有人不喜欢夜夜睡新娘的销魂一刻!想法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比如现在的林天成!

“马二狗,赵大胖,老子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你们的谈话俺都听见了!你们要知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道里,你们都被人利用了!”

“林天成,你真的有信心可以把水泥路铺上?”

“是啊,你要知道,李伟和张县长有关系,俺和二狗哥在县城干了几年,看见李伟好几次呢,可是他不但没有啥事,而且快活着呢!你这是玩火自焚啊!”

“闭嘴,你们两个没有男人气概的废物!”谢兰一声娇叱,怎么看林天成怎么顺眼,当然,美目总是扫视林天成的裤裆!

林天成看着马二狗怒哼了几声表示无视。

马翠莲摇头叹息,这些人可是自己亲妹妹带回来的,她究竟在城里做了啥事?林天成和她可是无冤无仇啊!如果林天成真的死了,自己那里可就彻底空洞了!

“兰子,你就别埋汰二狗他们了,翠娇把他们领回来如果真的是要弄死天成,俺觉得二狗还是连夜离开莲花村的好!”

林天成叼着要坐在板凳子上,久久不语,寻思了又寻思,哼道:“你们走不走俺不管,但是你们要弄死俺的话,你们也活不了,实话跟你们说,俺得罪了张喜成,但是俺保证,水泥路的事情也就这几天就有着落,如果一个月之内没有消息,不用你们弄死俺,老子自己上吊自杀去!婶子,兰子姐,俺回去了!”

林天成扔掉烟头,大步离开马翠莲的家,夜色下,悄悄地回到堂嫂家中!抱着是否能听到嫂子和马翠娇谈话的心理,林天成悄悄的摸向了茅草屋!

躲在猪圈旁边的树后面,林天成见到屋里亮着灯,趴在墙根下偷偷向屋里看去,水泥炕的炕头还有着王英的衣衫和牛仔裤,窗帘的缝隙也只能看见一点,屋里响着破电视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