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清晨第一抹阳光照射在野树林之中,林天成回头的时候,刘大棍子几个人早已拎着那些铁棒离开了,甚至还顺手将自己的钢管也带走,空荡的小树林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抬头看着树林外面,心里哼道:张县长啊张县长,老子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哎呦,张县长大清早的怎么在这里啊?”

说话的女人娇滴滴的,正是白桂花,林天成听的热血沸腾,这个女人看起来浪荡妖媚,但是只有自己知道,其实白桂花并不是外表下那样,至少自己中了头彩!

“白乡长,依我看,张县长可能是迷路了吧?”

陌生的女人,陌生的语气!林天成侧耳听着。

“嗯?李县长怎么来这里了?你不是视察水东乡去了吗?”

“咯咯,可不是咋地,我这不是邀请白乡长一起去水东乡看看吗,谁知道路过这里的时候听见了枪响,作为我们这样的人,我总不能不闻不问吧?咦?王所长,你们这是在干啥啊?”

王小虎一时间乱了头绪,惠南县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全在这里,就连土城乡的苟乡长和白乡长也都在,自己也是稀里糊涂的,本来在家搂着老婆睡的好好的,可是苟乡长一个电话就把自己催了过来,具体啥事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带上几个手下,拿上几把枪就可以了!

张喜成满脸阴沉,背着的双手青筋怒涨,该死的,李静兰怎么会来这里!

“苟乡长,你不是说这里有杀人案吗?”

张喜成淡淡的问了一句,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进去看看?”

“对对对,这里的确有杀人案,张县长,李县长,我也是才知道的,这不是土城乡三毛子举报的吗!”

“王所长,如果树林里面有反抗的人,直接一枪崩了他,听懂了没有?”苟胜怎能不知道张喜成的心里,现在的立场很明显,白桂花是李静兰的人,自己是张喜成的人,虽然都是道听途说,但是张喜成和李静兰明争暗斗的事情,多少还是传遍了十乡八村的,而且两个人最近也拉拢了不少心腹,大动作即将开始。

呼啦一声,王小虎带着几个人便冲进了小树林!

林天成笑眯眯的看着冲进来的几人,舒服的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说道:“俺是良民,你们不要抓俺啊!俺就是在这里撒了一泡尿!”

王小虎进入树林一刻,脑袋浆糊了,除了林天成以外,连一只鸟都没有,一把拽过三毛子,用力踢了一脚,怒骂道:“操你娘的,你他妈的抽风了是不是?这里哪有啥杀人案?你妈了个比的!”

“不……不可能!刘大棍子他们刚才还在这里来着,他说要弄死林天成,他就是林天成!”

三毛子坐在地上,双眼发呆,本想自己卖个好,混点钱花,谁知道刚刚还在这里的刘大棍子几人不但不见了,而且林天成还好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