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刘大棍子被吓住了,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自己几个人大张旗鼓的闯入白乡长的家,不就是为了找到林天成吗,现在不但没有控制他,反而自己被控制了,脖子上冰凉的钢管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尖尖的钢管甚至都扎进自己的皮肤里,一瞬间的疼痛,刘大棍子清醒了许多,钱再多有毛用,关键是得有命去花啊!

“林……林天成,你想干啥?”

“刘大棍子,妈了个比的,老子想干啥?你们想干啥?想做掉老子是吧?很好,操,老子也看明白了,躲着也不是那么回事,老子是个爷们,妈的,走,是骡子是马牵出去溜溜!”

林天成架着刘大棍子,回头对着脸色惨白的白桂花说道:“你自己保重,如果俺没死,妈了个比的,张县长俺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林天成!”

白桂花跺着双脚喊叫了一声,但是留给她的却是林天成几个人的背影,几分钟之后,缓过神来的白桂花伸手从自己的裙子上那个小兜之中掏出了电话,轻轻一笑,确定没有一个人之后,听了一边,正是刘大棍子和自己对话的录音,有这个东西在手里,如果李静兰想要扳倒张喜成,绝对会派上用场!

“林天成,你还真是一条汉子!”

土城乡中学后山的野树林,刘大棍子撸胳膊挽袖子,右手握着大铁棒,身边几个跟班张牙舞爪的怒视着林天成。

进入野树林,林天成便松开了刘大棍子,自己不是愣头青,绝对不能和他们发生流血事件,若是自己有强硬的后台,谁敢招惹?现在能做的就是拖,拖到天亮,人多之下,量他刘大棍子也不敢怎样!

“操,你不说话是个啥意思?林天成,虽然俺刘大棍子没有念过几天书,但是俺知道,拿了人家的东西就要为人家办事儿,俺也不想杀人,那可是人命!”

“老大,咱还是别说了,干脆整死林天成算了,回头把钱分了,俺要去县里,那里的小娘们才叫一个水灵呢,哪像乡里那些破烂玩意,稀松稀松的,还他妈都是大妈!”

“二愣子,你他娘的就知道钱是不?俺说啥了,这五万块钱是咱们哥几个的脑袋瓜子钱,你他娘的以为这钱那么好花?你他妈傻啊!”

林天成听着刘大棍子几人的对话,心里忽然生出一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几个人似乎一提到钱就和刘大棍子不对头,而他们的反应也证实了这一点!

“林天成,废话少说,俺也不跟你磨叽,你是自己动手还是俺们来?”刘大棍子掂量着铁棒,伸手从腰间掏出一把水果刀,晃了几下,说道:“割掉你的舌头就好,你的命俺不要!俺也不敢要!”

“哈哈哈!刘大棍子,你们还真是天真啊!”林天成一脚踢开脚下的一块石头,一屁股坐在地上,掏出裤兜里的香烟,抽了一口,眼见天色有点蒙蒙亮,笑道:“你们以为拿了张县长的钱就能过上好日子?你们以为割掉老子的舌头就可以交差了?老子告诉你门,如果你们真的割掉老子的舌头回去复命,老子敢保证,你们活不过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