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苟胜,土城乡乡长,也是乡书记,真正地一把手!此时的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裤裆湿了一大片,干涩的吞着口水,满脸的猪肝色,心里嘀咕着:操,林天成居然干了白桂花?

苟胜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想要挪动脚步却挪不开,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啥?接到张县长的命令,自己来给白桂花做工作,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为了一个林天成,白桂花若是得罪了张县长,不但她没有好日子过,自己也没有好果子吃,现在的张县长可是在土城乡的醉红楼的桑拿中心等着自己将白桂花带过去呢!

伸出去的手一直在颤抖,苟胜左右为难!

“白乡长……”

“哎呀,林天成,你咋还叫我白乡长?人家都是你的女人了,叫我桂花吧!”

白桂花搂抱着林天成的身子,大腿搭在林天成的身上,白皙的美腿还有着云雨过后的潮红,两座饱满的肉峰挤压着林天成的胸膛。

林天成大手捏着白桂花的屁股蛋儿,嘿嘿一笑:“桂花姐,你咋还是一个处女哩?”

“嗨,你以为我真的是那么浪荡的女人啊!作为一个女人,我容易吗我?”

白桂花怒哼了一句,翻身走下席梦思,披上睡衣拿起电话,对着林天成做了一个不说话的手势,随即就拨打了出去。

“哎呦……李县长,咯咯,近来可好啊?嗯!是我,跟你说一件事!张县长今天来土城乡来着,对对,我想告诉你,他想杀人灭口,咯咯!这个人对你竞争水利局副局长的位置,也许会有帮助,我们现在去不了县里啊,张县长找了几个地痞盯梢呢!好,好!那就这样!”

白桂花挂掉电话,笑嘻嘻的坐在林天成身边,搂着林天成的脖子,伸着粉腻的小香舌,舔着林天成的耳朵,娇喘道:“我帮你联系上李静兰了,她明天便会过来,人我是给你找到了,你们要怎么合作就要看你自己了!你要怎么感谢我啊?”

“桂花姐,你要我咋感谢你?”

“咯咯……小傻瓜,当然是……”

白桂花话还没有说完,林天成已经翻身上马,直捣黄龙,杀的白桂花连连浪叫,溃败连连,刚刚的破瓜之痛在林天成的勇猛下转变成了舒爽的美妙。一阵火热的大战,最后在林天成一泄如注之下,两人同时达到了快乐之巅。

浴室中,林天成搂着白桂花洗着鸳鸯浴,想到旅店还有着跟随自己而来的毛毛,心里忐忑不安,只能祈求她不要傻乎乎的出来找自己,只要熬过这一夜,也许就会看见曙光。

时间是深夜两点多,白桂花穿着睡衣,满足的躺在床上熟睡着,凌乱的秀发,透明的睡衣,妖娆的脸蛋有着别样的美

咚咚……

林天成猛的抬头,很强烈的砸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