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操!这就是白桂花的领土,太妙了!林天成轻压,它就轻弹,林天成重压,它就轻重的弹,像海绵?不对!像河蚌?有一点……

正当林天成沉迷于无尽的享受之中时,白桂花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白桂花娇哼一声,全身虚脱了一般,不满的坐起身体,看着林天成冒着火的双眼,嘻嘻笑道:“林天成,你等一会哦!我接个电话!”

白桂花摇晃肥臀从席梦思走了下来,她的腿间还滴落着花露,来到卧室之外的沙发上,拉开皮包拿着电话,急忙小跑进房间,一屁股坐在床上,对着林天成做了一个手势,随即按下了电话。

“喂,张县长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说林天成啊,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谢谢你的好言相劝,不跟你说了,我要休息了!”

白桂花挂掉电话,随即关机,娇哼道:“张县长跟我说,他让我和你划清界限,不然我乡长的位置可以不用做了!咯咯,林天成,你说我应该怎么做呢?”

林天成瞬间清醒了不少,坐在床上想着如何回答,白桂花轻轻一笑,两腿一分,跨坐在林天成的大腿上,搂着林天成的脖子,伸出小舌头舔着他的耳垂,小声娇喘道:“林天成,我也想明白了,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了你,何况你还这么年轻呢,我就赌一次,如果你以后真的有所作为了,我今天所做的就值得,如果你没有,咯咯,我就当被棍子捅了一下,来吧,求你虐我!”

“白乡长……”

“啪!”狠狠的一记耳光,火辣辣的疼!白桂花怒目而是这林天成,操,林天成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没有想到白桂花就连生气的时候都是那么美,两条淡淡的羞媚愤怒的皱起,脸越发白皙了,精致坚挺的鼻子还微微的喘气,看起来这个泼辣的女人似乎真的愤怒了!

林天成摸着自己的脸颊,这一巴掌不但没有让他清醒,反而心里冒出了占有的念头,越看白桂花越美,一把抱住她,狠狠的在她的嘴唇上问了一口。

白桂花闭着眼睛,舌头配合着林天成的缠绵,,嘤嘤的低吟起来。

林天成放开了白桂花,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了一句:“白乡长,对不起,要怪就怪你太美丽太诱人了!俺该走了!刘大棍子那几个王八蛋肯定还在外面等着俺,妈了个比的,俺不能做缩头乌龟!”

林天成说着话就要穿上衣服,白桂花一个翻身躺在床上,薄薄的被单已经凌乱不堪,林天成忽然看见床头旁边有一条丝质的内裤,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很懂得生活,很懂得情调,很懂得爱惜自己的女人,内裤的裤裆上还贴着一块较薄的护垫,是薰衣草香型的,上面却没有血渍,被露水打湿了,有一处与周围不同,比较粘稠,估计应该是白桂花的白带吧,林天成伸手拿起内裤,用鼻子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清新的骚味儿,很让人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