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坐在轿车上,林天成发现刘大棍子几个人似乎犹豫不决,甚至将出路都给堵死了,轿车还没有启动,就见到刘大棍子一挥手,几个人从地上捡起家伙,踌躇不前。

“白乡长,看来他们并不打算就此罢手啊!老子下车,妈的,跟他们拼了!俺不能连累你!”

“林天成,你给我老实的坐下!我就不信,他们敢砸我的车!”

白桂花一声娇叱,这一刻的她有着一些女人没有的英姿,右手启动轿车,喘息了几口香气,一脚油门踩下,轿车缓缓的向前行驶。

“老大,咋办?”

“闭嘴!妈了个比的,这个小子居然坐上白乡长的车!”刘大棍子握着手中的钢管,看着轿车逐渐行驶过来,犹豫了片刻,哼道:“妈的,虽然咱们在这里有点地位,但是民不与官斗,白桂花这个臭娘们今天是铁了心保定林天成!我们撤,操,我他娘的就不相信,林天成永远不出现,赶紧给张县长打电话!”

轰……白桂花见到刘大棍子几人嘀咕了几声之后,几个人的身体突然分成左右闪开,让出了一条出路,踩着油门,把着方向盘的双手都溢出了香汗,一咬银牙,轿车猛的扬长而去!

“白乡长,谢谢你!俺是看明白了,俺今天躲过去,明天也躲不过去,操他妈的,这个张县长是真想弄死俺啊!”

林天成回头透过玻璃看着刘大棍子几人,此时的他们已经骑上摩托车,尾随着轿车,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在跟踪!

“嗨,谁让你看见不该看见的,张县长这个人本来就心狠手辣,他是怕你说出去,这个世界只有死人不会说话,林天成,你的麻烦似乎很难解决啊!”

白桂花看着车镜,刘大棍子几个人并没有打算就此罢手,紧紧的尾随,想到张县长那副嘴脸,想到自己的地位也朝夕不保,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咬着银牙贝齿,心里想着是否找李市长出面。

土城乡的离水街,白桂花停下了轿车,刘大棍子几个人的摩托车停在了离轿车有一百米的地方,恶狠狠的看着从轿车里走出来的林天成,张牙舞爪的笑着,阴森恐怖的脸庞狰狞的骇人。

“林天成,草你妈,你小子是个汉子就别躲着!”

刘大棍子握着钢管掂量着,远远的怒吼着,如果不是白乡长在场,绝对会像狼入羊群一般,立刻将林天成打死!

“嘿嘿,老大,他跑不了的,草,林天成,你有种就一直躲着!”

刘大棍子几个手下呲牙咧嘴的谩骂着,林天成咬着钢牙,操,张县长还真是狠啊!

白桂花拎着皮包,拉着林天成的胳膊就朝着自家的二层小楼走了进去。

“林天成,你现在明白了吧?”

白桂花坐在沙发上,放下自己的皮包,笑道:“小胳膊是扭不过大腿的,张县长想做掉你,他就会不择手段,你还是想想怎么度过这一关在考虑铺路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