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干柴遇见烈火,林天成年轻体壮,马翠莲成熟妖媚,莲花村的村部西屋中,林天成的嘴唇紧紧的亲着马翠莲的唇,慢慢的把她的身子放倒在水泥炕上,一边手从她的腰上滑到了她那挺翘的屁股上,一边手紧楼着她的肩膀,像是要把她揉入自己的怀中似的。

慢慢的,马翠莲的身体逐渐发软,两只手搂在林天成的腰上,她那性感的大腿交缠在林天成的脚上!

“婶子,俺今天蛋不疼了!”

“小兔崽子,你今天蛋不疼了就要干婶子啊!小点声,别让别人听见了!”

林天成抬起头看着窗外,哪里有一个人影,但是却没有发现,在村部陡坡的草丛里蹲着一个人,喘着气,小心翼翼的爬着,偷偷向村部的地方靠过来!

“婶子,俺决定今天要让你快快乐乐的!咋样?”

“天成,婶子等着你让俺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马翠莲虽然年龄大了一点,但是那股浪劲和肌肤的细嫩,娇哝软语而又媚眼如丝,任谁看见都忍不住,何况是血气方刚的林天成?

林天成伸出舌头,顶入马翠莲的嘴里,和她的舌头搅缠起来,差不多激吻了五分钟,直到马翠莲快喘不过气来,看着她的眼睛慢慢睁开,眼眶里充满了朦胧的水汽,真是性感啊!才几分钟的湿吻就动情了,真是一个火辣的尤物!

马翠莲喘息了几口,看着林天成,说道:“天成,婶子要亲你!”

翻身就爬到了林天成的身上,低头就含住林天成的小米粒吸起来,双手不停的探索着茂密森林中的懒鸟,当她发现林天成的懒鸟已经雄赳赳的时候,突然停住了,眼睛瞪得好大盯住林天成的懒鸟,颤声说道:“小兔崽子,咋一夜之间似乎变大了一圈啊!”

“婶子,俺也不知道咋回事啊!”林天成是真不知道咋回事,虽然以前对自己的懒鸟也有点信心,但是自从那个睡梦惊醒,现在已经不是信心,而是自豪,枪指天下,独霸一方!

“天啊!婶子以为你本钱小呢,唐小翠说你的硬,婶子那晚都痒死了,现在,婶子可不管那么多了,你今天如果还蛋疼,婶子就剁了它,让你永远不蛋疼!你今天必须干俺!这么大的一个活儿,不知道婶子受不受的了它呢!”

“婶子,你放心,俺会对你妹妹很温柔的!”

“什么妹妹啊?”

“就是婶子的下面啊,婶子,你不会这都不知道吧?”

“小兔崽子,从来没有人和婶子说这些下流的话,就你这么无耻,什么话都敢说,你坏死了!”说着话,马翠莲小手捏着林天成的鸟蛋,一脸的期待和陶醉!

“哎呦……婶子,你不会是想检查俺今天会不会蛋疼吧?”

“是啊,婶子要看看,如果你又蛋疼了,婶子还要继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