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邪恶的一扭,接受快感的阀门突然被打开,而自己身下这个陌生的女人,林天成很清楚,她的田地很鲜嫩,有一种处女的紧凑感,她甚至在主动迎合自己撞击的冲动,而她的呻吟也证明她想叫,她想哭!她在狂乱!想用身体的扭动摆脱眼前这难以承受的的一切!

“啊!你是谁?你!你是一个真正男人!”

陌生的女人终于清醒的说着话,两手在林天成的身上摸索着,惊呼之中夹杂着快乐又痛苦的娇喘,哼道:“你说啊!你到底是谁?”

声音很好听,肉也很鲜嫩!腰肢也足够纤细,这个女人不会太难看吧?林天成此刻已经如脱缰的野马,自己的动作简单频繁猛力!既没有变化姿势,也没有花样,用他的执拗和直接,持续的贯注!

臀部在晃动,女人在呻吟……

黑暗中,女人的双眼布满了羞涩和渴望,在快感的吸取中,只感觉那巨大的活儿一下比一下快,狰狞露脑,一下一下在自己的下身戳着,而自己的秘处自己最知道:特别鲜嫩!可是现在,那儿整无辜的遭受着陌生男子粗暴的攻击!

那汉子带着酒后的迟钝和执拗,做着简单的动作,带着酒后活儿的麻木,做着持续的动作,动作很粗野,大力的抽送着,将自己的屁股控于他的掌下,那铁钳似的大拇指,似乎要将自己的屁股掰开,半边掀起来,而他自己,弓起的腰身蓄满了劲儿,以满弓的姿势,更深的进入,似乎要将他整个自己都纳入……

陌生的男人!他是谁?

操!真的好紧啊!林天成已经精虫上脑,越来越深入,被席卷了的陌生女人,娇嫩的秘处遭受前所未有的大力撞击,痛感晕开来,化为致命的快感,伴随着阵阵罪恶的战栗,呼啸着飞向高峰!她的道口在痉挛,身子在抽搐,肉唇一张一合,浪水在喷涌,心灵在喷涌……

仿佛爬了老长老长的郁闷山路,到了峰顶,四面的风吹过来,舒舒的冒着快意,这一路如此漫长,几乎有几个月的郁闷那么长!而这个陌生的女子,跟随自己的脚步,在继续抽动了几下,突然热热的喷洒出来,全部烫在了自己的体内,黏黏的浓浆,随着那巨大的活儿拉出来,涂满了自己的秘处和后股……

林天成舒服的坐在炕上,黑暗的茅草屋,那个陌生的女人的身体就像被遗弃的东西,白花花的卷在那,妈的,她夺走了自己另一次激情!

“嗯……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女人颤抖着声音,体温渐渐降下来,意识回归脑门,糊着液体的身体,被揉乱的身体,像是被洗劫一空的村庄,带着一起后的糟乱,高潮后的余韵还留在体内,那一丝游动着的快感,让身心有残破后的诗意……

林天成喘息了数口,颤抖着伸出右手,在墙壁上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灯线,妈的,老子只要轻轻一拉,就会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想看清让自己很舒服的女人面貌,可是又害怕自己看见的是一个丑八怪!百般纠结中,还是鼓起勇气轻轻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