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眉毛一挑,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他心下暗骂,你爷爷的!这些神剑部队的人,还真他娘的是一个样,上次自己分明就是去帮忙的,他们居然怀疑那事儿是自己干的?

还真是和那江盼一样?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他沉着脸道:“岳队长,你这话是啥意思?办事处的事儿?你说是我炸的你们办事处的大楼?那事儿分明就是金叶武干的,你们还不知道么!”

谁知道听了李大宝的话,岳启龙的脸色却不由一变:“什么?你说金叶武金队长?”

金队长?你爷爷的,他娘的那小子就是个叛徒!

李大宝黑着脸:“咋了?你们还不知道?那天的事儿发生之后,金叶武就跑了,如果真是我干的,我会把自己给炸伤么?”

岳启龙的脸色也是有些不自然:“我……我当然是相信吴先生你的,可……那时候你也受伤了?可是,为什么你要躲到这里来呢?”

李大宝咬牙,你爷爷的,还真怀疑自己!

刚刚江盼才对自己那样,现在岳启龙又是冤枉起了自己,李大宝也是有些心灰意冷,亏得自己之前还尽心尽力地帮神剑部队,这些人却反过来这样对自己!

他沉着脸冷笑道:“我躲在这里咋了?你以为我是躲你们神剑部队的人?一群练气阶段的修炼者而已,我要是真想杀他们,用得着炸楼?”

岳启龙脸色尴尬:“吴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毕竟现在文图县办事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所以我想请吴先生和我们一起回去调查一下……”

李大宝彻底急了:“还他娘的调查啥!那事儿就是金叶武那叛徒勾结曾二少干的,你们神剑部队是真傻还是假傻?”

可李大宝越是这么说,岳启龙的脸色却越是尴尬:“吴……吴先生,金叶武副队长是我们文图县分队的队长,你说是他干的,这事儿……你有依据吗?”

李大宝眉毛一挑:“要啥依据,他不是都已经跑了么?这么简单的事儿你们还不知道么?”

岳启龙看了李大宝一眼,也是犹豫了起来,片刻之后,他坚定地点了点头:“吴先生,我相信你!只是这件事儿毕竟牵扯颇大,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回我们新的办事处去……就当是帮我一个忙,成吗?”

岳启龙这话说得已经是极为诚恳了,就算李大宝心中颇有不满,但是想想人岳启龙都从白齐市赶来了文图县,可见这事儿确实已经闹得有些大了。

所以他点了点头道:“既然岳队长这么说的话,成吧,啥时候走?”

岳启龙扫了眼屋子外面的廖明等人,也是微微皱眉道:“要是可以的话,我们现在就走吧。”

李大宝点头应了一声,岳启龙便先离开出了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