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疑惑道:“啥丑闻和脏事儿啊?”

叶茹芯看了李大宝一眼,眼中也是闪过了一抹复杂的色彩,她摇了摇头道:“据说是一些贿赂和那方面的交易之类的事儿被传出来了……不过这事儿有真有假,毕竟商界水深,无中生有也都是常有的事儿。”

叶茹芯虽然算是颇有名气的大明星,但是这种涉及到商界密辛的事儿,她自然也是所知不多。

所以李大宝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多问,他的心里头却开始寻思了起来,现在易丰集团出了这种丑闻,稍稍放出点风声去,那股票也会陡然大跌的。

这样的话,也只会便宜曾家而已。

所以他心里也是琢磨着,自己一定得想想办法搞清楚到底是咋回事儿,要是可以的话,顺便出手帮易丰集团解决了这个麻烦事儿倒也不是不行。

毕竟如果李大宝真的要和易丰集团合作饮料厂生意的话,总不能看着易丰集团股票跌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旁边叶茹芯见李大宝陷入了沉思,还以为他是在考虑自己生意的问题,不由也是淡淡笑了笑:“吴先生你也不要太担心了,骆驼虽死,却也比马大,再说这易丰集团只是暂时遇到了一点小问题,而且除了易丰集团,不是还有一个曾氏集团嘛,吴先生你看约什么时间和这两家的老板见个面都行。”

见面的事儿倒是随时都成,李大宝现在伤势已经好转了,他正也想要看看曾家的人,除了曾二少以外,是不是还有其他血盟的人,所以他也是点了点头:“尽快就成。”

曾氏集团和易丰集团毕竟都不是那些普通小公司,即使是以叶茹芯的关系,想要见两家的老板倒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她也是答应尽快去安排。

叶茹芯本来也是专程为了冯健的事儿找李大宝谈谈的,此刻她也是看出李大宝压根儿就没把那个冯健放在心上,她倒也不再多说。

不过李大宝心头却暗暗打算,今晚便去易丰集团打探打探情况,想及于此,他也死看了看叶茹芯,试探性地问道:“叶小姐,既然这易丰集团有那么多的家族组成的,要是和他们谈生意,谁说了算呢?”

叶茹芯淡淡笑了笑:“吴先生有所不知,易丰集团最大的两个家族,易家和冯家,本来就是亲家,易家老爷子的大女儿和冯家的族长结了婚……名义上虽说是两家都占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但是实际上,还是由冯家的族长说了算。”

冯家的族长?李大宝皱了皱眉:“冯家的族长是谁?”

叶茹芯的脸色略有些尴尬:“就是你今天打了的那位……冯公子的父亲,冯长兵……”

冯健的父亲?李大宝心下暗骂一声,你爷爷的,还真他娘的凑巧,居然是冯健的老子,现在看来这事儿倒是有些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