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阿东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这……这怎么可能,这小子……

他明明就实实挨了自己一拳啊,为什么……他居然没事儿!

就算是和刚刚那俩保镖周旋的时候,阿东也没有用上这么大的力气,毕竟眼前这小子对自家少爷动手了,不管把他打成什么样,那都是合情合理的,所以他一上来就几乎动用了全力,但是眼前这小子……硬生生挨了一拳之后,居然压根儿没一点事儿?

他咬了咬牙,心下暗暗恼怒,手指一弯曲,变拳为爪,猛地探爪朝着李大宝的脖子抓了过去!

这一下出手,又快又准,瞬息之间便到了李大宝的喉咙之前,阿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这招锁喉是他在南岳当雇佣军时候的成名绝技,且抛开枪法不论,在近身搏击的时候,阿东已经靠这一招杀了不知道多少人了。

这一招锁喉,讲究的便是又快又狠,而阿东早已将这个要诀练到了炉火纯青,这种距离,李大宝是根本不可能反应地过来的!

下一刻,阿东感觉到自己的手上已经抓到了李大宝的脖子,他脸色一阵狰狞,是你这小子故意在老子面前摆谱,挠痒是么,好,老子就把你小子的命给挠掉!

手掌猛地用力合拢,强大的指间力量瞬间便将他所抓握住的东西给粉碎!

“咔擦!”一声轻响,那应该便是李大宝喉骨破碎的声音,想象着这家伙会瞪大眼睛死在自己面前的模样,阿东的心里便是一阵畅快。

但是……他忽然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定睛一看,他整个人都是愣住了……这?

只见李大宝依旧安安稳稳地站在他的面前,脖子完好,喉骨也并没有断,没有鲜血,但是,却有惨叫……

只是,这惨叫却并不是从李大宝口中所发出的,而是从他身侧的冯健的口中传出来的……阿东视线下移,挪到了自己的手上……却见自己手中所抓着的哪里是李大宝的喉骨,那……那分明就是冯健的手腕!

但是此刻,冯健的手腕已经扭曲成了一个可怕的角度,半只手掌软软耷拉着,只怕手腕之间的骨骼已经全都被捏碎掉了……

阿东张了张嘴,半晌说不出话来,这……眼前这小子,刚刚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刚刚自家少爷的胳膊明明是被这小子给抓着的,但是现在……难道?在刚刚那一瞬间,这个小子将自家少爷的胳膊给抬到了他的脖子前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速度……也太过可怕了吧!

就在阿东震惊地说不出话来的时候,旁边李大宝淡淡盯着他道:“我说你只配给我挠痒,你还不相信?”

阿东脸庞抽搐了几下,额头之上瞬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此刻,迎着李大宝的眼神,他终于是发现了自己和李大宝之间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