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地上的小峰从剧烈咳嗽之中渐渐苏醒了过来,他睁开了眼睛,一眼便看见了面前的李大宝,脸上略带几分怪异和疑惑之色。

“你……吴……吴先生,你怎么在……我这是?!”小峰伸手抹了一把湿润发痒的脸庞,定睛一看,却见自己满手都是鲜血!

他的眼睛骤然瞪大,身子也是剧烈颤抖了起来,双腿不断向后退去,满脸的惶恐:“这……这!”

李大宝静静看着小峰,见他脸上惶恐和那眼中的绝望无助竟丝毫不似作伪,他心下也是不由暗暗皱眉,你爷爷的,这小子明明吸了别人的血,为啥表现得这么害怕?

他起身走到了小峰的面前,脸色冷冷道:“小峰,你他娘的知道自己干了啥事儿吗?!”李大宝的话声严厉,那小峰也是被吓得怔了怔,半晌之后,似乎也是回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儿,他的肩膀不由微微一抖,一双手缓缓捂住自己满是鲜血的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大宝皱着眉头,将小峰的手扯开,瞪着他那颓丧的眼睛喝道:“我问你知道你刚刚干了啥事儿吗?”

小峰眼神呆滞,愣了愣之后,终于是点了点头,他的眼中满是空洞,身子也是微微颤抖,李大宝无奈摇头,这小子还真是没用,人王元成或者曾二少那些血盟的人吸人血的时候都像他这样的话,只怕血盟这个组织早就被神剑部队给灭掉了。

但是却也因为小峰的这份无助和颓丧却让李大宝看出了他的心地深处并不是一个吸血怪物,这几天的接触下来,李大宝也是发现,这个小子虽然不算啥好人,平常是个喜欢干坏事儿欺负人的小混混,他怕死,狡猾,偶尔也很懦弱,但是这小子的心底里却并不是一个特别坏的人。

至少他从来没有像王元成或者曾二少那样的家伙,能够丝毫不带愧疚地伤害无辜的人。

所以即使是他现在咬了陈妈,但是李大宝却依旧没有杀掉他,他甚至在心里觉得,这个小峰不是一个修炼了邪门功法的修炼者,而是……一个得了怪病的病人!

他伸手拍了拍小峰的脸,不耐烦道:“你给我清醒一点,你现在可是干了坏事儿,人陈妈好心给你送饭,你居然干出这样的事儿来,你说你还是不是个人?”

小峰眼中流露出挣扎的痛苦之色,他脸上抽搐了几下,颤声说道:“我……吴……吴先生,不要杀我,我,我不想这样的……我不是故意的……”

见到小峰这个样子,李大宝心下更是一阵摇头,他清了清嗓子,站起身来:“放心,我暂时不会杀你,你现在这个样子很难看,去走廊厕所洗个脸,再来见我,我要问你几件事儿!”

听到李大宝不会杀自己,虽然只是暂时不会,但是小峰的心头却依旧是松了一口气,他连忙点了点头,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飞快去了走廊厕所洗了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