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面前女人嘴里嚷嚷道:“我……我没家……我没……”说着说着,她竟然是捂着脸蹲下来痛哭了起来,眼泪顺着她那纤细白皙的指缝间流淌了出来,其柔弱的肩膀也是随着痛苦而微微颤抖着……

看到这一幕,李大宝也是不由无奈,这女人半夜出来一个人喝了这么多酒,肯定是心里有事儿,看看她现在这伤心模样,也不知道之前遇见了啥事儿……

原本李大宝只是冲着她那句曾家的人才决定出手救下她,想从她嘴里问出来一些关于曾家的情况,但是现在见到这婆娘居然哭的这么伤心,他一时也是不由有些心软了几分。

总不能站在大公路上看着这婆娘哭吧,李大宝蹲下身子来,伸手将女人从地上扶起,带她上了车去。那女人倒是也不反抗,一边痛哭流涕,一边跟着李大宝上了车。

转过头来,看着身旁这个一直哭泣的女人,李大宝也是皱了皱眉:“你叫啥名字,现在要去哪儿,我送你……”

可是那女人就像是听不见李大宝说的话一般,低垂着脑袋,眼泪不断顺着脸颊流淌,口中更是一个劲儿小声念叨着:“我没家……我是个贱女人。”

李大宝无奈耸了耸肩膀道:“成,你名字叫贱女人是吧。”他发动汽车,心下也是不由暗骂,你爷爷的,原本还想从这女人口中得出一些关于曾家的情况,但是现在看来,只怕自己不但问不出啥东西来,反而还带了个累赘……

更别说,到现在为止,李大宝可还压根儿就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曾家的人……

开车顺着公路缓缓转悠,夜已经深了,文图县的公路上已经没有了白天那样的车辆川行,只时不时地有一辆车而已,倒是显得颇为冷清。

那女人像是哭的累了一般,坐在副驾驶座上,勾人的眼睛里却没啥神采,呆呆地看着车窗外闪过的风景。

李大宝皱了皱眉,看了这女人一眼,见她坐下之后,那裙摆就向上拉开了不少,其腿根和那肥美的屁股蛋子都隐隐可见,乍看一眼,李大宝心下也是不由暗暗咂舌,你爷爷的,这婆娘穿成这样出去喝酒,还真是骚呢,也难怪会被那群混混给盯上。

看着女人那肥美的屁股蛋子,李大宝的心头也是不由有些发痒,要是压在这屁股蛋子上狠狠捣鼓,那滋味儿,肯定很舒坦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李大宝的眼睛在看着自己的屁股,那女人倒是把实现从窗外挪了回来,李大宝也是连忙转回脑袋,他轻轻咳嗽一声,淡淡说道:“贱女人,你要去哪儿,这么晚了,我还得回家呢……”

听到李大宝这么说,那女人幽幽叹了口气,眉眼婉转,满是悲愁:“我不叫贱女人,我叫易丝丝……”

易丝丝么?你爷爷的,这婆娘不姓曾嘛,刚刚他娘的难道是在虚张声势?李大宝心下暗骂这婆娘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