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看着那渐渐远去的红色跑车,李大宝的脸色一阵阴沉,他捏了捏拳头,心下暗暗骂道,你爷爷的,这婆娘说话还真是古怪。

小爷有麻烦了?啥麻烦?

要知道云峰和程五他们可是被王元成杀掉的,关自己啥事儿,自己又能有啥麻烦。

想到这里,李大宝也是翻了个白眼,暗暗骂了两句之后便回去启动了皮卡车,也不进去和那郑厂长或是姜律师打招呼,便开着车离开了……

远处钢铁厂门口的郑厂长一脸尴尬,看着那两辆车刚到没多久便又飞快离开,他一时间也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倒是旁边的姜律师深深看了一眼那远去的李大宝的皮卡车,眼神略带几分怪异,但是片刻之后,他转过头来对身旁的郑厂长淡淡道:“既然双方股东都已经见了面,看来事情应该已经谈好了,所以……今天或是明天,召回所有的员工,开工吧。”

郑厂长脸上一喜,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四个小时不到,钢铁厂的大半员工便都在通知之下回了厂里,一个一个高炉里陆续冒出了滚滚的浓烟。

从罗兵停工开始,到如今几乎已经整整停工了一周多时间的钢铁厂,终于是再次开工运转了起来,镇长办公室内,钟秋月一双美目紧紧盯着电脑上的视频,原本紧紧锁住的眉头终于是舒展了开来。

她望向窗外,仿佛也能够看到远处的浓烟一般,那张精致的脸上露出了动人的笑意,看来,那个小子终究是没有和自己对着干……她心下略有些复杂,没想到,有这么一天,自己的心里居然还会隐隐感激那个小子……

两旁的大树不断向后闪去,车后座的两个女人互相盯着对方,眼中都带着几分不自然和几分敌意。

秦雪和陈月。

李大宝之前答应了要带陈月一起去文图县,所以解决了钢铁厂的事儿之后,他便径直了南溪村一趟,将陈月给带上了车,但是当这俩人见面之后,场面却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虽然两人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自从上车以后,这俩女人便时不时用一种充满了敌意的眼神看着对方,就连李大宝都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一分不对劲。

他心下暗暗尴尬,这俩女人之间不会出啥事儿吧……

不过想想这一趟主要是来解决王欣的事儿,来之前,自己也嘱咐过陈月,应该不会出啥幺蛾子。

从古溪镇到文图县有三四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三人都没咋说话,秦雪无聊地都在后车座上睡着了,眼看已经快到文图县了,之前一直盯着车窗外风景的陈月见到秦雪睡着了过去,终于憋不住了,语气有些古怪地问道:“大宝,这个女人也是你……”

李大宝皱了皱眉,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不由有些尴尬地扯开话题道:“小月,我这次来县里是想找个人,到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