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那种疼痛极为剧烈,几乎快要把李大宝的意识给吞噬了,但是他细细感受之下,却是立马便找到了原因。

这是那颗解药造成的,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那颗解药正在飞快蚕食自己身体里的七色毒毒素,那七色毒毒性极强,散在李大宝的身体各处,有一些甚至已经渗透进入了玄气之中。

而阿媚师傅留下的那颗解药的药性也是极强,但凡有毒素的位置,便飞快将其蚕食,过程中,自然难免损及身体。

不过,这些疼痛是难免的,而且是有益于解毒,李大宝忍住疼痛,勉强起身,缓缓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躺下,静静地等待毒素完全化解。

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声,这个多事的夏天,就这么过去了。

一场雨,仿佛洗刷掉了整个夏季的炎热,天气变得清爽了许多,李大宝就这么躺着躺着,竟然渐渐睡着了……

一夜无话。

次日醒来,身体的疼痛已经完全消失,窗外还在下着雨,只是比昨晚小了许多。

他起身感受了一下身子的情况, 虽然毒素已经完全化解,但是身子难免有些虚弱。

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感慨这七色毒的厉害,难怪那日王元成会抛出白龙石来引诱自己,一旦上当,只怕七色毒发,那时候死的便不是王元成而是李大宝自己了。

转过头来,只看见床头柜上一个巴掌大小的袋子,这是昨晚阿媚塞给自己的……想到阿媚,李大宝心下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阿媚……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着她,阿媚的师傅那么厉害,也不知道就她能不能同意自己和阿媚的事儿……

一想到这些,李大宝的心里便不由一阵难受,先是冬梅嫂子,现在又是阿媚,自己喜欢的女人为啥总不能和自己在一起呢?

他记得昨晚阿媚说过的最后一句话,让自己去找她,难道,这个布袋子里装着能够找到阿媚的东西?

李大宝心下疑惑,伸手将那袋子拿了过来,解开袋子,里面有两样东西,一个小小的旗帜,摸上去旗帜是布料的,手指长短的旗杆则像是用啥特别的金属做成的。

这个旗帜是啥东西呢?

除了旗帜,里间还留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李大宝将纸条打开,其上竟是一段娟秀的小字,明显是阿媚留下来的。

扫了眼那段话,李大宝的心头不由一阵复杂,他深吸一口气,原来……不管阿媚的师傅来不来,她都要回到五毒门去……

这只怕是阿媚很早前就留下来的,只等着分离之日便交给自己,只是没想到……竟然提前了这么多。

李大宝叹了口气,将字条和锦旗重新塞回了布袋,顺带着把昨天阿媚师傅留下来的那个瓷瓶也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