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脸色微沉,转过了头来。

办公室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警察,脸色冷冷瞪着李大宝:“我说小雨为什么会干出这样的事儿,原来就是你这小子在故意欺骗怂恿她!”

看着这个年轻警察,李大宝也是感觉到了几分眼熟,细细一想之后,他也一下子回忆了起来,这小子不就是上次冤枉他和岳美的那家伙么?

他脸色微冷,却没说话,倒是旁边的曾小雨一下子转过头来,面色不善道:“王建军,你进来干什么!”

见到曾小雨脸上带着几分不悦,王建军心下更是一阵不舒坦,他冷冷盯着李大宝,都是这小子!这个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混小子,因为他,曾小雨对自己越来越冷淡了,而且还干出了这样不理智的事儿,都是因为这个小子!

不过毕竟曾小雨在这里,他也是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随即方才对曾小雨道:“小雨,你别听这小子胡说,我们已经调查过那个犯人的背景,他在罗氏钢铁厂上班,这就很好地说明了为什么他能够在保安没察觉的情况下混入钢铁厂内部,其二,因为罗兵的原因,钢铁厂停工,犯人因此失业,他也完全有犯罪动机……”

当他说到这里,李大宝却再也听不下去了,这种通过结论去推断事情经过,根本就是一种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

李大宝沉着脸打断道:“呵,所以就因为暂时失业,他就杀了罗兵?”

那王建军冷笑:“不错,怎么,小子,现在知道自己说的话是有多荒谬了?我告诉你,胡说八道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小心我把你抓起来拘留十五天!”

谁知道听到王建军这番话,李大宝却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蠢驴就是蠢驴!”

王建军一瞪眼:“你说什么?!”

李大宝抬起头来,冷冷盯着他:“要是你们所长开除了你,你也会偷偷半夜跑到警局里来杀了你们所长吗?”

王建军脸色微沉:“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

李大宝冷笑:“呵呵,你半夜跑到警局来,给你们所长打个电话,你们所长就会乖乖跑来让你杀了?”

王建军皱起了眉毛,似乎也是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还没等他开口,旁边曾小雨也是眼睛一下子瞪大:“对了!就算这个牵强的犯罪动机能够说得过去,那么罗兵为什么会大半夜跑去工厂却根本解释不了!”

看看曾小雨那一脸欣喜的模样,再看看旁边的李大宝,王建军心头更是生出了一阵恨意,这个家伙一说话,就逗得曾小雨这么高兴,这个小子,他!他凭什么!

王建军心里恨得牙痒痒,可是一时间却根本想不到其他可以反驳李大宝的理由……思索半晌,他忽然想到了一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呵呵,臭小子,就算你说得有道理,那熔炉外面有犯人的指纹这一点又怎么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