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见到憨三儿这样说,李大宝的心下不由更加纳闷了:“到底咋了,你倒是说啊……”

憨三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终于是凑近了小声道:“大宝哥,这事儿你可别和其他人说。”

李大宝点了点头:“成,你说吧,到底咋了。”

憨三儿这才说了出来:“其实……不是我的事儿,是……我家那口子,她出了点毛病。”

李大宝一脸奇怪,周燕?憨三儿老婆咋了?

“她出啥毛病了?”

憨三儿的声音再次压低了几分:“大宝哥,这事儿,哎,说来也丢人,周燕她,她那地方流血……”

李大宝愣了愣,随即没好气道:“啥叫流血啊,哪个女人没几天那啥的,你别大惊小怪!”

憨三儿摇了摇头:“不是,不是那种流血,她,她流出来的是黑血,而且还疼得很,她闹腾了一宿,我也睡不着,又是换床单,又是给她弄那啥的,可是那血压根儿就止不住,还……还有一股臭味呢……”

听憨三儿这么一说,李大宝的心下也是不由诧异,周燕这种问题倒有些严重了,流的是黑血?这可有些棘手了。

“这么严重,咋不早点告诉我呢?快,先带我去你家看看情况。”李大宝皱了皱眉,连忙说道。

憨三儿一见李大宝都这样着急了,只怕情况真有点严重,心下也是瘆得慌,一边后悔自己因为怕丢人没早点告诉李大宝,一边又担心自家媳妇儿,连忙火急火燎地就带着李大宝往家里赶去。

那边姚凤凤正和包工头俩说着话,一回头却见到李大宝和憨三儿走了,一时间也是不由诧异,这俩人咋都走了呢?

她心下失落,暗自自言自语道:“还想带你去我家呢……走的可真快……”

到了憨三儿家,李大宝直直就进了憨三儿的卧室,周燕此刻正半躺在床上,一双白皙的腿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可是被子下面却几乎都是点点乌黑的血迹。

周燕的嘴唇苍白,听见卧室门响,也是有气无力地抬起了头来,看见是李大宝,她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伸手撑住床板想要爬起来,却又没力气……

见到这一幕,李大宝心下不由暗道一声不好,咋成这幅模样了呢?

回过头来,憨三儿也是一脸担忧地走了过去,连忙伸手把周燕给扶了起来,他眼睛微微泛红,盯着被子下面那丝丝乌黑血迹,嘴唇微微发颤:“这……咋,咋又流出来了呢……”

周燕无奈,看了眼李大宝,低下头,小声道:“你说啥呢,这不还有人在么……”

李大宝眼中闪过一抹薄怒之色:“都这样了,还说啥人在不在。”

他说着走上前去,伸手将被子掀开,却见周燕下面只穿了一条小裤,小裤里面那裹着那啥,可是此刻不但那啥完全被鲜血浸透,就连小裤都完全变成了乌黑一片,丝丝乌黑的鲜血甚至都流淌到了周燕的腿上,被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