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只听见外面客厅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开门的声音,李大宝皱了皱眉毛,难道是家里进了贼?

现在这个时间,咋会有人呢?

他心下奇怪,伸手轻轻拿起旁边的小裤飞快穿上,便也是起身朝着房门口走去。

阿媚也是听到了刚刚那声音,眉头微皱,提起被子,遮住了身前鼓囊。

靠在门边的李大宝,侧耳听了听外面的情况,外面又没有了声音,他略微皱了皱眉,打开房门,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谁知道刚走出去,便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大宝?”

李大宝皱了皱眉,定睛一看,却见面前的人竟然是陈月!她正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口,小脸上带着几分惊诧之色。

他也是愣了愣,半晌方才反应了过来,心下暗道一声不好,你爷爷的,自己刚刚只顾着和阿媚干事儿,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昨天可是和陈月说好了的,要和他一起修炼阴阳互补之术,也就是干那事儿,只是没想到陈月居然这么早就来了。

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要亮了,陈月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纱制睡袍,白皙的肌肤在睡袍之下若隐若现,她那丰硕的鼓囊和纤细的身姿在睡袍的映衬之下更显诱人,而且从李大宝的这个角度隐隐似乎能够看见陈月身上凸起的地儿……

他心下一阵愕然,莫非……这妮子没穿小衣不成?

正自这般想着,那边门口的陈月却察觉到了几分不对,缓缓朝着李大宝这边走了过来,她皱着眉头说:“你在这儿干什么?”

此刻房间里阿媚可没穿衣服!李大宝连忙踏上一步,想要挡住陈月的视线,脸上讪讪笑了笑说:“那啥,我……”

可是即使如此,陈月却依旧一眼便看见了李大宝身后房间里的阿媚,阿媚用被子遮住了鼓囊,可是锁骨和白皙的肩膀却依旧露在外面,从那略有些凌乱的头发也看得出来,她刚刚肯定和谁干了什么事儿,再加上……陈月视线下移,看见了李大宝那身上仅有的一条小裤……

她张了张嘴,眼睛竟然有些发红,伸手指着李大宝道:“你……你……”

李大宝心下无奈,你爷爷的,早不来迟不来,咋这时候来了……这可,实在有些难办,他可知道陈月一直对阿媚便没啥好印象,此刻又见到自己和阿媚这个样子,只怕……

他讪讪笑了笑,正要说啥,陈月却一咬牙,抬手就给了李大宝一巴掌:“你……你无耻!”说着,她竟是转身就走,丝毫不给李大宝一丝解释的机会……

看着那渐渐走出屋子的陈月,李大宝也是不由暗暗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自己刚刚被打的脸,还别说,他娘的这陈月下手可真不轻,半边脸蛋都是火辣辣的疼。

不过这次这事儿可实在有些不好搞了,被陈月看到这一出,只怕以后她都不会再和自己捣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