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忽然里间屋子的房门一下子打开了……那是阿媚的房间。

房门打开,也是发出“吱呀!”一声响,曲庆铃原本以为李大宝家诊所并没有人,可谁知道那里屋的房门居然一下子自己打开了,也是被吓了一大跳,连忙把那短裙往屁股上遮去,起身紧紧抓住了李大宝的胳膊,颤声道:“大……大宝……”

李大宝皱了皱眉,安抚地摸了摸曲庆铃的鼓囊说:“没事儿。”

随即便又抬头朝着里间阿媚的房间看去……

阿媚站在屋子门口,一时间没敢出来,李大宝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问:“阿媚,你站那儿干啥?”

阿媚犹豫半晌,皱眉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的脸色有些怪异,眼神之中竟然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异样神采,她一双眸子紧紧盯着李大宝,看都没看旁边的曲庆铃一眼。

李大宝皱眉,这骚婆娘到底要干啥?

半晌之后,阿媚方才张了张小嘴,美目中神色渐渐变得坚决:“李大宝,你快走吧,离开这里,过上两天再回来……”

阿媚这话一出,李大宝险些惊掉了牙齿:“啥?”这婆娘脑子坏掉了吧,这可是自己的家,她居然叫自己离开这里?凭啥?

见李大宝这副模样,阿媚也是深吸一口气,她看了眼旁边的曲庆铃,冷冷“哼!”了一声:“信不信由你,你现在不走,迟早会后悔的!”说着她又是一下子回了房间,一把就将房门给关上了,发出“砰!’的一声响。

看着那再次关上的房门,李大宝愣了愣,这婆娘到底有啥毛病,为啥要让自己离开这里呢?

难道是吃醋?李大宝的脸色渐渐变得怪异,他低下头来看看身旁衣服半遮半掩的曲庆铃,心头却又是不由暗骂一声,你爷爷的,小爷凭啥走?

丹田里的那股邪火还在作祟,肚腹之间都已经能够感觉到灼热了,一声惊呼之中,李大宝也是一把将曲庆铃柔软的身子抱了起来,抱着她回了自己的房间,一把关上房门,便扯开裤衩子,朝着床上的曲庆铃扑了过去……

曲庆铃一阵娇呼,颤声说着:“大……大宝,你,你家咋还有别的女人啊,把婶儿吓死了……”

李大宝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只是更加卖力了起来,他身体里的那股邪火快速消退了去,曲庆铃的身子也是越来越软,口中娇呼都开始无力了起来。

正折腾间,忽然也不知道听到啥动静,李大宝的脸色微变,身子也是一下子绷紧,他连忙转过头,看向院子外面……有人来了?

而这时,屋外院子里也是传出了一阵说话声:“师兄,你来了……”

这是阿媚的声音,师兄?阿媚的师兄是谁,他为啥会来这里?李大宝心下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哪里还能继续折腾,他飞快抽身离开,一边穿上衣裤,一边轻声对曲庆铃说:“铃婶儿,你……你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