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抱着曲庆铃柔软的身子,站在房门口,听着外面陈老吉已经走到了门边来,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出……

陈老吉就在门外,而李大宝现在正抱着他老婆在捣鼓,这要是门给他拉开了,那还得了!

那曲庆铃也是被吓住了,愣了愣神之后,她忽然伸出手,一把就将房门给锁上了!

陈老吉外面听到锁门的动静,沉声道:“你锁门干啥?”

曲庆铃扶着李大宝的肩膀,轻轻晃了晃身子,也不怕外面的陈老吉听见,口中又是发出一阵诱人的娇吟。

李大宝都给吓住了,一时间心下也是不由暗道一声不好,你爷爷的,这个骚婆娘咋胆子这么大呢,要知道陈老吉可就在门外面呢,三人之间就隔着这么薄薄一块门板,难道这婆娘就不怕被陈老吉发现了吗?

曲庆铃妩媚地看了李大宝一眼,随即转过头,冲着门外嚷嚷道:“你自己不成事儿,还不让我寻开心了,嫁给你我就没享过一天福,你还有脸说我,你不爱听,滚出去就是!”

被曲庆铃骂了一通,陈老吉也是觉得脸上没面,在外面小声嚷嚷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

李大宝这才松了口气,看着那还一脸浪意盯着自己的曲庆铃,一时间心头不由涌出了一阵邪火。

你爷爷的,这曲庆铃还真是骚的没天理了,看来这些年确实是把她给憋坏了,不过现在李大宝还就好这口,抱着曲庆铃上了床去,猛力冲刺了起来……

半晌之后,方才完了事儿,李大宝心里惦记着自家还有正事儿要干,再说这里毕竟是陈老吉家,呆着可实在心里不舒坦,便利利索索地穿上衣裤,翻着窗户离开了。

那曲庆铃还不忘留了个李大宝的电话,说以后要是想要了,就去找他……

从曲庆铃的卧室蹑手蹑脚的离开,李大宝寻思着去找陈月要那夺魄蛊,他刚蹑手蹑脚往陈月的卧室窗户走去,忽然之间,口袋中手机一下子响了!

李大宝心头一颤,不好!

这曲庆铃的卧室和陈月的卧室之间可便是大厅了,陈老吉此刻正在大厅里看电视呢,李大宝这手机铃声一响,他一下子就听见了,转过了头来。

也亏得李大宝动作快,转身一蹬那院墙,便翻了出去!

站在墙根底下,李大宝飞快掏出了手机来,盯那号码扫了一眼,竟然是岳美打来的,他喘了口气,接通了电话。

那头传来岳美欣喜的声音:“大宝,事儿我给你办成了!”

李大宝愣了愣,还没从刚刚的惊吓里反应过来:“啥事儿?”

岳美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不是你让我帮你的蔬果店打打广告,提高点生意吗?这事儿我帮你办成了,说罢,你准备怎么谢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