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愣了愣,没想到陈琳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看了看陈琳那张诱.人的小脸,却见陈琳眉头紧皱,小脸上也是带着几分苦涩的表情。

他心下不由奇怪,这个陈琳难道还有啥苦衷不成?

所以他也是连忙说道:“陈老师,其实……”

可是谁知道陈琳却摇了摇头,打断了李大宝的话:“李大宝先生,其实我这次来,并不是想要和你诉苦,或者得到你和张玲玲的原谅,其实我心里明白,我之前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只是想要把我心里的话说出来,至少得说给你听,这样,我……我才能不那么愧疚。”

愧疚?李大宝扫了眼陈琳,心下却又是泛起了一丝不以为然,就和陈琳自己说的一样,这婆娘对张琳琳做的事儿实在是太过分了,要知道那时候张玲玲可是被逼着去街上行乞,为了能够留在学校里读书,她差点就被那古玩街的小商贩占了便宜。

这样一想起来,李大宝反而对陈琳又多了几分憎恨,要是说张玲玲和李大宝很像的话,那这个陈琳就和朱大昌,朱小军这些人一样,所以他也是暗地里咬了咬牙,不管这娘们咋说,自己都不能原谅了她,玲玲以前受的苦,可不是这陈琳一两句话就能够抵消掉的。

陈琳也不知道李大宝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低着脑袋,双手手指拧在一起,叹了口气说道:“这事儿要从我丈夫说起,我……我二十岁就和我丈夫订了婚,我俩原本都是溪下高中的老师,可是……可是前几年,我丈夫……他,他出了事儿,为了赶课件,他一晚上没睡,结果第二天又去学校讲课,结果,下楼的时候,他一不小心摔了下来,瘫痪了……”

瘫痪了?李大宝皱了皱眉头,陈琳的丈夫瘫痪了?那岂不是,这几年她都在守着活寡?

李大宝奇怪问道:“是哪种瘫痪,全身瘫痪还是半身?”

陈琳咬了咬嘴唇:“下半身瘫痪,平时只能坐轮椅去教书,他,他瘫痪之后,就一直想和我离婚,可是我一直都不愿意。”

这时候,李大宝的心里也是不由一阵古怪,没看出来,这陈琳倒还是个情种,自己的丈夫都瘫痪了,竟然还能一直不离不弃地守着他。

可是,这关张玲玲啥事儿?难道你他娘的丈夫瘫痪了,就算在张玲玲的脑袋上?她哪里得罪你了。李大宝转念这么一想,脸色不由一沉:“陈老师,你家里的事儿确实不容易,可是,你说这些干啥,和玲玲有啥关系?难道你丈夫瘫痪了,你就要让玲玲读不了书?”

李大宝这一番话,说的陈琳面色发红,抬起头来,狠狠瞪了李大宝一眼,那双美目之中,也渐渐被泪水充盈:“你……我……哎,这事儿确实都怪我,你这么说也是应该的,我和我丈夫都是老师,虽然日子过得算是富裕,可是也没什么大钱,我前段时间听说林氏医院里运来了国外的先进仪器,能够治好瘫痪,可是需要很多钱,我没办法……就想到了严小虎……我,我找严小虎的母亲借了二十万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