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看到这一幕,李大宝的心头却是不由一颤。

陈月那小脸上满是泪水,眼中更是带着绝望和凄苦,泪水纵横,看上去格外可怜。

李大宝的心下也是不由生出了一丝内疚,盯着陈月那张漂亮的小脸,他心里一软,李大宝啊李大宝,你咋能干这事儿呢?其实说起来,陈月之前也就只是偷了自己的柑橘而已,只是今晚的事儿做得有些过了,其他方面说起来,她和自己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自己若是真的强行捣鼓了陈月,只怕以后两人就真成不死不休的仇人了……

李大宝也是犹豫了起来,片刻之后,他也是叹了口气,从陈月的身上翻了下来,坐在床头,看着那依旧还在小声啜泣的陈月,他也是无奈道:“本来我也不想捉弄你的,今晚上,你为啥要让憨三儿来我家里下毒,要是把家里的蔬果真给毁了,那我可就被你害惨了!”

那陈月靠在床头,悄悄把纱裙给提了上来,将自己的身子给遮住,她低着头,就像是个做错事儿的孩子一样,小声说:“我……我伯父说……说你要害的他没饭吃了,我,我才这样做的……”

李大宝脸色微变:“你伯父?”

陈月的伯父不就是陈老吉那个老东西嘛,原来这事儿和陈老吉还有关系,李大宝的脸色沉了下来,自己和陈老吉一向都是互不相犯,没想到这次陈老吉见自己赚了钱,就开始把手往自己身上伸来了……

看来,自己得想办法敲打敲打这个陈老吉,让他知道点好歹了,李大宝这么想着,转身看了一眼陈月,这个小娘皮,表面看上去是个厉害的修炼者,可是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小女孩而已,今晚被自己这么一折腾,只怕也把她给吓坏了。

李大宝凑了过去,那陈月却是不由向后缩了缩,雪白的脸上满是恐惧之色。

李大宝无奈摇了摇头:“好了,今天这事儿,就算我们扯平了,我也不追究你让憨三儿对我干的啥事儿,我对你做的事儿,你也别放在心上,以后,你别再来招惹我,我自然不会对你咋样,好了,你走吧。”

听到李大宝让自己走,陈月一时间不由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走?

她依旧坐在床头一动不动,心里还以为李大宝又是在捉弄自己,只是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李大宝,半晌不敢说话。

见到陈月这个模样,李大宝的心头愧疚感却更深,也是不由更加烦躁,他瞪了瞪眼喝道:“咋了,你不肯走是吗?”

陈月这才知道李大宝是真让自己走,她连忙翻下了床来,捂着那受伤的肩膀,飞也似的出门离开了……

看着陈月远去,李大宝也是不由摇了摇头,心下暗自奇怪,说来倒也真是古怪,这个小娘皮身体里明显也是有玄气的,而且还能够用那样奇特的方式操控憨三儿,但是为啥,她一点打斗的能力都没有呢?刚刚李大宝也是感受到过,这陈月的力气最多也就比普通女人大一点,丝毫不像一个修炼者的昂子,还真是奇怪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