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走到夏梅家的小卖部去的时候却发现小卖部竟然已经关了门,而夏梅家的院子里还响起了一阵争吵和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李大宝不由皱了皱眉毛,蹑手蹑脚蹿到了院墙的另一边,攀上院墙,探头朝里面看去。

只见夏梅姐果然坐在自家院子里,她手里择着菜,诱人的小脸上却满是苦涩和无奈,口中又是叹气,又是怒骂:“你这个不成事儿的东西,前几年发了财,也没见你来姐姐家坐坐,现在出了事儿,倒是想起姐姐了,你说你干啥不好,你偏偏要去做那玩意儿,那是能挣钱的东西吗?那和赌钱有啥区别?”

在院子里还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穿着一身西装,只是那西装有些褶皱,男人的头发也蓬松的像个鸡窝似的,看上去着实狼狈。

这男人被夏梅骂着,却也不还嘴,良久方才说了句:“姐,那是你们不懂这个行业,哎,以前不是我不来看你,实在是太忙了……”

夏梅骂着骂着,眼睛也是发红了起来:“小新啊,你说姐到哪里去给你找这十万块钱,炒股炒股,那是我们乡下人干的来的事儿吗?姐以前就和你说过,上了大学之后,就好好找个安稳工作,你……你干啥要去做那事儿啊,现在……哎,你说现在可咋办啊,姐还不容易看着你长大成人,自己能养活自己了,现在可好……这下子可咋办啊……”夏梅的脸上渐渐流淌出了泪水来,十多万,她压根儿就拿不出来,择着菜的手也是颤抖了起来。

那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人却淡淡笑了笑说:“姐,你别哭了,不就是亏了嘛,那是我自己的事儿,我这次就是来看看你,你说你瞎担心啥……”

可是夏梅却哭得更加厉害了,身子轻轻颤抖着:“小新,我们俩爸妈死的早,姐……姐又是个苦命人,你是姐唯一的亲人,你出了事儿,姐能不担心吗?这十多万……姐砸锅卖铁也要帮你想办法还上……”

谁知道一听夏梅这么说,那年轻男人的脸色却一下子变了,他站起身来,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似乎也是心里为难,片刻之后,他看了眼夏梅,又看了眼夏梅的小卖部,咬了咬牙,竟然转身就往院门口走去……

看到那年轻男人往院门口去,夏梅却一下子站起了身来,哭喊着道:“小新,你这是干啥去……”

那叶新咬了咬牙齿,伸手挠了挠蓬松的头发,无奈说:“姐,我就是来看看你,你说你瞎操啥心,我的事儿,你别管,我自己能想到办法解决,哎,我都说了告诉你这事儿之后你别急,你咋还是这么担心啊,我先走了,下次再有时间,我再回来看你。”

说着叶新推开院门就要出去,可是他推开院门一看,却一下子愣住了,只见在那院门外面,李大宝正抱着膀子站着,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哟,叶新回来了,这都七八年没见了吧,小时候我俩还一起跟别人打过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