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只见那走廊之上,满脸怯弱的张玲玲一步步向着后方走廊的阳台之外退去,而在她身前所站着的便正是刚刚才从陈琳办公室走出来的严小虎。

看见严小虎在这儿,李大宝心下不由奇怪,这小子咋还在这儿,看他那样子,似乎还在说着啥吓唬张玲玲的话?

李大宝还没听明白严小虎话中的意思,所以也是站在墙壁的拐角处,仔细盯着那边的情况,想要听听严小虎到底要对张玲玲说啥。

那严小虎也丝毫没有察觉到背后的李大宝,一张脸上依旧带着令人厌恶的邪恶笑容:“玲玲,你看,我早就告诉过你,和我严小虎作对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这不,陈老师就要把你给开除掉了,啧啧,你说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哪儿会有人愿意帮你说话啊……”

张玲玲咬着牙齿,脸上虽然带着几分怯弱,但是一双眼睛却极为明亮,她瞪着严小虎道:“你想要做什么,我,我的事儿,不需要你管。”

严小虎嘿嘿笑了笑:“没看出来,玲玲你还有点逞强啊。”他一变说着,一边抬脚朝着张玲玲走出了一步。

张玲玲被吓了一跳,也是同时向后退出一步,这一步,却已经靠在了阳台的栏杆之上。

“严小虎,你别过来,我,我才不会答应你呢。”

李大宝皱了皱眉头,看这个严小虎就不是啥好东西,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对张玲玲做啥,张玲玲那个位置有些危险了,要是一不小心从栏杆上摔了下去,那可就危险了。

所以李大宝也是决定不再看下去,正要冲出去把严小虎给赶走,却就在这时,严小虎忽然开口冷笑一声:“好你个张玲玲,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当真以为只要想办法弄到五千块钱,陈老师就不会开除你了吗?真是痴人说梦,我告诉你,那块手表压根儿就不是陈老师的,是我给她的,你的事儿,也全都是我叫陈老师去做的。张玲玲,你要是再这么不识好歹下去,我可就真让你在溪下高中读不了书了!”

张玲玲脸色微变:“是你……”

严小虎冷笑:“你这个臭婊子,偏偏要去其他地方找男人给你交钱,只要你答应我,陪少爷我一晚上,钱的事儿,可就全都好办了。”

张玲玲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摔碎了老师的手表,这事儿还一直让她心里有些愧疚,虽然一方面觉得陈老师找自己这么个没爹没娘的孩子赔那五千块钱,有些强人所难,可是更多的却是自责,责怪自己为什么摔坏了老师的手表。

直到此刻,听到严小虎的话,张玲玲心里的某些东西一下子就崩塌了,为什么陈老师会听严小虎的话,为什么……陈老师要帮着她作弄自己。

张玲玲的眼眶泛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靠着栏杆的身子也是不由微微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