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愣了愣,随即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小妞还真是傻的可爱,见自己打了古董商人,又来翻古董商人的货,便以为自己是抢劫犯了!

他也是无奈起身,朝着女学生走了过去:“我不是抢劫犯,你别乱想,我就是来帮你的。”

可是谁知道那女学生却害怕地又向后退出一步:“我……我没钱……”

李大宝无奈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没钱,你叫啥名字,到底是咋回事儿,你和我说说,你们老师为啥要让你赔他手表呢?”

女学生见李大宝并没有要抢自己的打算,这才稍稍放心了下来,一说到自己的事儿,她却又不由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天,都已经整整两天没有回去上课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回去学校了。

“我,我叫张玲玲……我们老师的表被我摔坏了,她,她说,我要是不赔钱,她就把这件事情告诉学校,到时候,学校就会开除我的……你,你刚刚说要帮我,你是说的真的吗?你,你有五千块钱?”

李大宝点了点了点头:“我当然要帮你,五千块钱我还是有的。”

张玲玲眼中闪过一抹希冀之色:“那你能给我五千块钱吗?只要我有了这五千块钱,我就能接着上学了。”

看了张玲玲一眼,李大宝笑了笑说:“玲玲,不是我不相信你……可你总得让我知道到底是咋回事儿才成是吧,你们老师为啥会找你赔表呢,难道是你故意把她的表给摔坏的吗?”

张玲玲低下头,眼眶微微泛红,半晌之后她才咬了咬牙说道:“老师的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在我桌子上的,我收拾书包,没有看见表……就把表给碰摔下去了。”

李大宝脸上不动神色,心里却不由寻思,你爷爷的,这他娘的是啥老师,分明是她自己把手表放在人张玲玲的书桌上的,咋被碰到地上摔坏了之后,还要找人张玲玲赔钱呢?

就算赔钱是应该的,可也不应该拿开除张玲玲来作为要挟不是,莫非这其中还有啥猫腻不成?

想到这里,李大宝也是不由奇怪问道:“玲玲,你的父母呢,为啥这么大的事儿,你不告诉你爸妈呢?”

张玲玲的脸色也是不由微微变了变,犹豫半晌方才小声说:“我……我没有爸妈……我小时候是被拐卖过来的……后来……后来被警察叔叔救出来,送到了孤儿院……”

看着张玲玲那张漂亮却又怯弱的小脸,李大宝心头不由微微叹了口气,竟然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没有爹娘的孩子,从小会吃多少苦,挨多少白眼,李大宝心里可都明白。

再说,他至少还有一个老头照看自己,而张玲玲则是完完全全的一个人,她这么一个小女孩,着实不容易。

仔细看看她那双鞋子也都已经洗的发白了,只怕平日里也是极为节约的,孤儿院能有多少钱拿出来供她读书上学,更何况现在一下子就要让她拿出五千块钱,张玲玲自然是拿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