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赶到林霏霏家的时候已经将近七点钟了,他心下忐忑,进了她家宅子之后,就赶紧跟着一个下人小跑着到了餐房去。

你爷爷的,这下还不知道林大有怎么看自己,叫自己来吃饭,竟然还来得这么晚……看着餐房的门,李大宝心下不由暗暗担忧。

推开门,里间一张大桌子,林大有一家三口已经坐在桌旁了,听见开门的声音,都望了过来。

那林大有看见李大宝推门走了进来,不但没有一丝愤怒,反而笑吟吟地站起了身来招呼李大宝坐上桌子。

“大宝来了,快坐吧。”

李大宝脸上满是歉意:“林伯父,实在不好意思,路上塞车,让你们久……”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旁边的林霏霏却忽然站了起来,瞪着李大宝狠狠道:“李大宝,你是不是为了气我,故意来迟的啊,你这臭无赖!你……”

“霏霏,说什么呢,大宝,别往心里去,来,来这儿坐。”林大有看了林霏霏一眼,打断了她,反而亲切地领着李大宝到了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下。

见到这一幕,李大宝的心下不由更加怪异,只是咋回事儿?林大有咋不但不生气,还对自己这么客气哩?莫非他有啥事儿要求自己不成?

这时候,林大有旁边的那个妇人对李大宝淡淡笑了笑说:“你就是李大宝吧,我是霏霏的妈妈,听霏霏他们说,就是你治好了我岳父的病?”

李大宝摇了摇头,谦虚地说:“其实都是林老爷子自己身体结实,我也没做啥。”他一边说着,一边细细打量了一番这个妇人,这个应该就是林霏霏的母亲了,看其模样,眉目之间果然和林霏霏有三分相似,她穿着一身材质很不错的制式套裙,虽然已经身为人母,却也依旧很有韵味。

那林霏霏的母亲淡淡笑了笑,却并不再多说。

倒是旁边林大有起身去拿了一瓶茅台过来,给李大宝倒了满满一杯,笑吟吟地说:“大宝啊,上次多亏你帮我家老爷子治好了病,我还一直没有好好感谢你的呢。”

难道林大有请自己吃饭,真只是为了感谢自己治好了林老爷子?李大宝一边笑着应付林大有,一边偷眼朝林霏霏看去,却见这妮子似乎依旧在生着闷气,见到李大宝看了过去,“哼!”了一声便转过头去,不过李大宝却察觉到她的小脸似乎微微红了起来。

他心下越加古怪,看林霏霏这样子,只怕林大有找自己来吃饭还有其他事情要说呢。

果不其然,酒过三巡之后,林大有的脸上也是被酒气熏得微微泛红,他笑呵呵地说:“大宝啊,你觉得伯父家怎么样?”

林大有的家?这么大间宅子,别说是南溪村,便是在整个古溪镇都算是最好的那一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