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那憨三儿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异色,盯着李大宝良久放道:“我是前天到陈老吉家去的,陈老吉家原本只有他和他老婆俩人,不过那天我去的时候,见到了陈老吉的一个侄女儿,听说是陈老吉家的一个啥远房亲戚,原本住在邻村……他这个侄女儿可真是奇怪,听我说了大宝哥的事儿之后,他就问了我一些大宝哥的事儿。”

李大宝脸色一变:“问我的事儿干啥?”

憨三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觉着可能是因为我不给他们家做事儿,反而替大宝哥你种菜,他们心里不平衡吧。”

李大宝暗自皱眉:“你接着说。”

憨三儿点头道:“那陈老吉的侄女儿叫啥陈小莲,那小模样,倒是长得漂亮得很……”

憨三儿才刚说到这儿,周燕便立马伸手一把揪住了他耳朵,喝道:“好啊,你是不是看人侄女儿长得漂亮,所以半夜晚上偷偷溜出去和人侄女干啥事儿啊?”

憨三儿苦着脸:“我的个亲娘舅诶,人陈小莲长得又漂亮,听说家里比陈老吉家还有钱,哪里会看得上我这么个土农民。”

周燕一听觉得有道理,倒也是松开了手,憨三儿这才接着说:“那陈小莲问我大宝哥家地里的菜是不是真的每天都能成熟,我就说……大宝哥,我其实也不想说来着,可是我以前毕竟帮陈老吉家干了这么多年,也不能说不干就不干了是吧,我就告诉了她你的那些种子和你那神奇的肥料的事儿,结果那陈小莲就又问我,问大宝哥是不是打架特厉害……我当时还不知道大宝哥你打架有多厉害,只是听村里的人说,上次你去镇上……”

李大宝不耐烦打断道:“你是不是告诉她我打架厉害了?好了别说废话,她还问了啥?”

憨三儿皱眉摇头:“我也记不大清了,后面就问了大宝哥以前是哪儿人,家里有没有亲戚啥的,我也没跟她咋多说……”

李大宝点了点头:“还有呢,陈小莲对你做了啥没有?”

“做了啥?”憨三儿皱着眉头想了半晌,却又是摇了摇头:“倒是没做啥啊……她能对我做啥……诶,对了,她给了我一颗糖,还说那糖是城里的,要好几十块一颗呢,我啥时候吃过这样贵的糖,不过说实话,这城里的糖,味道也不咋样,我看和夏梅那小卖部里五角一颗的差不多……”

糖!

李大宝不再多问,心里已经明白了过来,憨三儿之所以昨晚会变成那样,就是因为那颗糖,看来这陈小莲很可能已经到了灵玄境以上的境界,所以才能有靠一颗糖,把憨三儿给控制住,她在那颗糖里做了啥手脚,李大宝心里不清楚,但是却知道,这陈小莲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厉害,她想要控制啥人,必须给那人吃下她做过手脚的东西才行,自己只要不吃那东西,就不会有啥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