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俗话说得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李大宝抬头顺着那草丛之间朝着外面田地看去,只看见漆黑的田地之中,惨白的月光洒落下来,照在那个渐渐走来的人身上,那张熟悉的脸庞,竟然正是憨三儿!

李大宝心里一阵骂娘,你爷爷的,这小子果然不是啥好东西,真是应了那句话,贼喊抓贼,原来这偷走柑橘的人竟然正是憨三儿!

李大宝心头一阵恼怒,就要起身冲出去收拾那憨三儿一顿。

可是就在他打算起身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了几分不对劲。

月光惨白,憨三儿生硬缓慢的脚步声,踩在地上“啪!啪!”一点一点的响动,他的双臂夹在身侧,肩膀一耸一耸,走路的时候,手臂不挥,肩膀不动,只有那双腿和脑袋,时不时地摆动一下!

看到这一幕,李大宝的心头忽然一惊,这他娘的憨三儿在搞啥鬼,咋,咋走起路来这么瘆得慌呢!

憨三儿那走路方式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就算他为了压住脚步声,所以故意走的很慢,却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顺着李大宝这方向看过去,明显可以看见,憨三儿整个身子,仿佛被分成了三个部分,那脑袋,像是喝醉了酒似的,一晃一晃地转动,那身子胳膊,却保持着耷拉在身前的姿势,一动不动,只有那一双腿,一步一步,向着柑橘树走去……

李大宝心跳渐渐加速,饶是他身具玄气,有一些正常人没有的强大身体机能,但是遇上了这样奇怪又诡异的事情,他依旧是害怕的。

这他娘的到底是咋回事儿,这憨三儿莫不是在梦游不成?梦游偷柑橘,这他娘的也太扯淡了吧!

只看见憨三儿走到了柑橘树下,那摇晃着的脑袋渐渐抬起,像是在打量着三棵柑橘树似的,他面前这棵树上的柑橘已经被采摘光了,他便又是转过头去,看向了另外一棵,可是另外一棵柑橘树上的柑橘也被采摘光了,只有最边上的另外那棵树上还剩下大半柑橘。

憨三儿调转身子,朝着那棵柑橘树一晃一晃地走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李大宝心下暗自琢磨了起来。

这个人不是憨三儿!

想到这里,他心里是又害怕,又好奇!

这个人明明是憨三儿,但是这个人却又不是憨三儿,至少,现在的这个人不是憨三儿!

憨三儿现在一定是处于一种很奇怪的情况里面,就……就和那传说中的鬼上身一样,他没有自己的意识,而是按照另外一个不是憨三儿的意识控制着身体行动。

因为白天从柑橘树上摘下柑橘的时候,憨三儿正好在场,既然憨三儿在场,那么他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那棵树上有柑橘,那棵树上没有,但是这时候,他却转来转去,看了半天,足以见得,这个人一定不是憨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