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那秦雪忽然冷冷道:“欣欣,你怎么又找了这么个小白脸啊!”

王欣的脸色不由一变,没想到秦雪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曹珍倒是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一双美目却在李大宝的脸上扫来扫去。

听到这话,李大宝心下自然是一阵暗骂,你爷爷的,小爷我和王欣之间的事儿,要管那也得人母亲曹珍来管,关你这个骚婆娘啥事儿,还骂小爷我是小白脸!

不过他的脸上却不动神色,像是根本没听见一般,他心里可清楚得很,自己今天这是来假扮王欣的男朋友来了,可不是来和她妈和她妈的朋友吵架的。

见到李大宝并不开口,那秦雪却再次冷冷说道:“欣欣啊,现在这世道,人心可坏的紧啊,这有些男人外表看上去正正经经的,说啥事业起步,一心向上,其实啊,这些男人就是看上你家大业大,自己又开了这么大一家酒店,所以才故意往你身边靠,想要攀高枝儿呢。”

秦雪这一番话说的王欣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但是迫于曹珍在这里,她却也不敢和秦雪争执,只是小声说:“雪姨,你说哪里话,我自己都明白呢。”

秦雪摇了摇头:“欣欣啊,你哪里明白现在这些男人有多坏,你说说,你雪姨当初,不就是……哎,雪姨的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就不提了,就说你自己吧,欣欣,我听你妈说过你上一个男人,那个家伙不就是个小白脸嘛,你说说,要不是他,你至于现在来我们镇上……”

王欣小脸泛红,那双好看的眼睛里也是露出了一丝怒意,她握了握拳头,沉声道:“雪姨,你,你说以前的事儿干嘛,都……都过去了。”

秦雪扫了眼李大宝,眼中闪过一抹鄙夷之色:“欣欣啊,雪姨说那些事儿,是想教教你,我和你妈都是过来人了,有些话,你妈不说,你自己心里也要明白啊。你说以前都栽过跟斗了,难道现在才刚刚走出来,又要栽一个跟头下去吗?”

秦雪这话已经说得极为明显了,那意思就是说李大宝是个让王欣栽跟头的货。

王欣心里又是恼怒秦雪提起了以前的旧事儿,又是担心李大宝会愤怒离席,她转过头来,却看到李大宝依旧坐在原地儿,一脸平常,就好像压根儿没有听见秦雪说的话一样。

她心下不由奇怪,怎么听到秦雪这么说,李大宝却一点都不生气呢?

其实李大宝并不是不生气,他此刻心里正狠狠骂着那秦雪是个不要脸的**,多管闲事,指桑骂槐,还暗自琢磨待会儿一定得想个办法捉弄捉弄这个骚婆娘!

可是他脸上不动神色,现在要是和秦雪吵了起来,那场面肯定很难看,说不定一直没说话的曹珍都会生起气来呢。

他暗暗忍下秦雪的冷嘲热讽,那是因为他心里可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儿要办,那就是和曹珍谈谈美颜蔬果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