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一脚踹开窗户,跳了进去,那本来正对着陈云上下其手的王狗蛋儿也是被李大宝给吓了一跳,那玩意儿也被吓得变回了原形。

李大宝撇了撇嘴,走过去一脚将王狗蛋儿给踹开,冷冷道:“你他娘的王狗蛋儿还真不是个东西!”

地上的陈云惊魂未定,飞快站起身跑到了李大宝的身后,伸手将裙子给扯下来,遮住那诱人的地方,颤声道:“吴……李大宝,你……”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被她痛恨厌恶的李大宝竟然会忽然出现,救下了她,一时间,心情也是有些复杂。

王狗蛋儿咬了咬牙,盯着李大宝道:“李大宝,我和她关你啥事儿,我都按照你说的去做了,你还想咋样?”

李大宝冷笑一声,斜着眼睛看了王狗蛋儿一眼:“你还敢跟我顶嘴?”

听到李大宝语气的变化,王狗蛋儿的脑中也是浮现出了李大宝昨晚的那一刀,心下一颤,哪里还敢说话,连忙低下了脑袋去。

见此,李大宝这才不再理会他,转身扫了一眼那头发凌乱的陈云,见她眼神慌乱,身上裙子也是有些褶皱,看上去狼狈不已,心下不由暗暗好笑,这两天可把这坏婆娘给折腾舒坦了,只怕她以后是再也不敢来南溪村了。

陈云此刻心下确实就在暗暗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跟着刘根儿一起来南溪村,她心下依旧害怕,无奈问道:“我……我能走了吗?”

现在动员大会已经结束了,这女人的奸计也一个都没有得逞,李大宝自然不需要再留着她,再则王狗蛋儿这家伙就是条疯狗,要是他真把陈云折腾出来个好歹,那可就坏了。

所以李大宝也是点了点头:“你走吧,刘根儿现在到处找你呢,这里的事儿,你回去之后应该知道咋办吧。”

陈云点了点头,咬了咬嘴唇,小声说道:“我知道了。”说罢也是转身飞快离开了王狗蛋儿的家。

李大宝手里有那些照片,即使她和王狗蛋儿之间啥事儿都没有,但要是让刘根儿或者其他人看见了那些照片,他陈云可就真没办法做人了。

所以陈云心下明白,李大宝她是万万不敢再招惹的了。

看着陈云渐渐离开的身影,李大宝这才回身冷冷打量了王狗蛋儿一眼,冷笑一声道:“王狗蛋儿,看得出来你对我好像还有些不太满意啊?”

王狗蛋儿身子一颤,连忙摇头:“大宝哥,我,我没有不满意啊……我,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就行行好,放过我吧……”

李大宝也是无奈笑了笑:“王狗蛋儿,这话应该是我来说吧,我就希望你以后和我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招惹你,你也别来招惹我,不然下一次……那刀可就不会再砍歪了!”

说起那刀,王狗蛋儿眼中害怕之色更甚,他这样的混球,用啥视频照片是压根儿威胁不了的,只有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方法,昨天那一刀,已经在王狗蛋儿的心头留下了阴影,他也是真的怕了李大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