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看着李大宝一点一点朝着自己靠近了过来,他那双沾血的手也朝着自己的鼓囊摸去,陈云吓得全身都是颤抖了起来,口中一阵呐喊,但是嘴里被塞了王狗蛋儿的臭裤子,那声音却变成了沙哑的嘶吼,根本难以听清。

李大宝嘿嘿笑了笑,一下子爬上了床,伸手狠狠地伸进了陈云的连衣裙里,用力抓住了她的鼓囊。

你爷爷的,这婆娘摸起来还真是又大又舒坦!

陈云身子一阵颤抖,身子不断挣扎,却压根儿没有作用,只能够感觉到鼓囊传来的又舒坦又疼痛!就算她心机再深,阴谋诡计再多,却也终究只是一个女人,此刻落在了李大宝的手中,她根本无能为力,剩下的只有恐惧和软弱。

她后悔了,后悔自己帮着刘根儿对付李大宝,后悔自己想出这么多的办法来折磨李大宝,最后却反而把自己给害了!

李大宝感慨了一会儿陈云这城里女人鼓囊的舒坦之后,也是缓缓伸手,将她腿上的连衣裙给慢慢向着上面褪去……

陈云更加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被塞住的口中发出的嘶吼声也更加强烈!但是那根本就没有作用,李大宝哪里会理会陈云的沉声嘶吼,只是低下头去,细细地瞧着陈云的那地儿,他一边摇头,一边咋咋作舌地道:“啧啧,你们这些城里的女人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很,可是这地方不也和村子里的女人一样嘛,又黑又大!”

他说着将陈云的双腿给抬高,另一只手朝着陈云的那地儿探了过去,一阵动作,陈云身子一颤,阵阵汁水儿流淌了出来。

“呜呜……”正搞着动作的李大宝忽然发现陈云停止了挣扎和嘶吼,反而变成了身子一抽一抽地低声呜咽,他不由奇怪,抬起头来,只看见陈云那张好看的脸上满是泪水,他嘴角一勾,露出了一抹冷笑,心里却没有丝毫怜惜。

你爷爷的,现在知道哭了?之前计划着害自己的时候咋没想过会有这一天?要知道赵香梅就是因为这陈云的计划,被逼得无处可去,就连自己的房子都要被刘根儿给霸占,现在还要被逼着出卖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正在哭泣的女人。

所以看到她哭,李大宝的心里非但没有罪恶感,反而更加多出了几分愤怒。

“咋了,现在知道哭了?他娘的,你这个骚婆娘,和刘根儿狼狈为奸, 当初害香梅嫂子的时候,你咋没想过这一天?哭!香梅嫂子比你可怜一万倍,一千倍!都是因为你这个贱婆娘给害的!”

说到这里,李大宝反而加大了手上的动作,另一只手还环过去,使劲地拍打起了陈云的屁股蛋子。

陈云四肢被绑,那地儿被李大宝手掌一通乱摸乱抓,哪里还能受得了,一阵阵的汁水流淌,泛滥了起来!李大宝冷笑:“真是个骚婆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