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距离赵香梅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李大宝便下了车,走到了赵香梅家的院子外。

他走到院门口,正要敲门,忽然听见里间传来了阵阵说话的声音,而且其中一个声音似乎提到了李大宝三个字。

李大宝眉头一皱,收回了打算敲门的手,细细一听,似乎听到是王狗蛋儿的声音:“咋了,李大宝那小子又咋了,你还以为刘哥真会怕了他吗?”

李大宝心下奇怪,王狗蛋儿为啥会在这儿?

他偷偷跑到了院墙角落,攀着院墙,往里面看去。

只看见里面赵香梅,王狗蛋儿,还有刘根儿三人都在,赵香梅脸色苍白,眼睛也是发红,气恼地说道:“王狗蛋儿,这是我和刘根儿的事儿,你参和什么,要是李大宝知道了,一定会好好教训你一顿的!”

外面听到赵香梅这么说,李大宝心里却是一阵舒坦,知道现在的自己给了赵香梅一种安全感,让她能够依靠自己,这种感觉对于每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享受。

那王狗蛋儿脸色一变,说起李大宝会教训自己,便让他想起了那天在赵香梅家想要强行折腾赵香梅,却被李大宝打了一顿的事儿,他脸色一变,冷笑道:“赵香梅,这是你和刘哥的事儿,你干嘛总提李大宝啊,你是不是和李大宝有啥见不得人的事儿!”

赵香梅脸蛋一红,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慌之色,她连忙道:“没……你胡说八道啥!”

那刘根儿见到赵香梅这幅模样,不由也是脸色冷冷,沉声道:“赵香梅,你这个贱婆娘,房子是我的,我们俩离婚,房子你想都别想。”

赵香梅咬住了牙齿,摇头说:“刘根儿,要是不把房子给我,我就去县里告你去,你当初和那个野女人在外面胡混的时候咋没想过房子的事儿!”

刘根儿婚内和别人胡搞,现在想要离婚了,就过河拆桥,要房子,法律上是绝对不会判给刘根儿的。之前刘根儿也是了解过这方面的事儿,所以才会回来想要在村里和赵香梅把离婚的事儿给解决了。

但是现在听到赵香梅竟然要去县城里告自己,刘根儿也是彻底愤怒了起来,他瞪着赵香梅,忽然高声喝道:“赵香梅,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和李大宝的事儿!”

这一声喊,把赵香梅彻底给吓住了,她身子一颤,向后退了一步,口中支支吾吾:“我……我哪里和李大宝有啥事儿……你,你胡说八道。”

正攀着墙头的李大宝心里也是陡然一颤,刘根儿知道自己和香梅嫂子的事儿了?

他为啥会知道的?难道是?

李大宝的眼睛盯住了那王狗蛋儿,心里一阵咬牙切齿,你爷爷的,王狗蛋儿这货真的把那事儿告诉刘根儿了!这个小子!真他娘的不是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