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这话一出,刘根儿和王狗蛋儿都是愣住了,十万块钱在这小子眼里竟然只是开玩笑?

刘根儿沉脸盯着李大宝看了半晌,方才冷冷道:“李大宝,你是认真的吗,十万块钱,别说是你这小小的肥料,就算是城里那些高科技的肥料配方都能买得到,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你小子会后悔一辈子的!”

李大宝撇嘴摇了摇头:“刘根儿,能别啰嗦了吗?我听着烦,十万块,你在我这儿连根鸡毛都买不到,快走吧。”

身后的王狗蛋儿冷笑道:“李大宝,我看你是赚了几个小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除了骗钱坑钱,一辈子都赚不到十万!”

那王狗蛋儿哪里知道现在李大宝就是已经有了二十万存款的人,村里那块地的树上结的柑橘就能卖到十万,刘根儿这区区十万李大宝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所以对于王狗蛋儿的话,他也一点都不生气,当你的眼线和实力远远超过别人了,别人对你的嘲讽,在那的眼里也不过就是一个笑话而已。

所以李大宝根本不理会两人,推开院门道:“走吧。我还有事儿,没时间和你们多废话。”

俩人也是无可奈何,只得转身出了房间去。

关上院门,李大宝却也是不由重重吐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为啥,他心里总是担心刘根儿会提香梅嫂子的事儿,你爷爷的,不如待会儿偷偷溜过去看看刘根儿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和香梅嫂子的事儿。

吃了个饭之后,趁着外面天色渐渐黑沉下来,李大宝也是推开院门,悄悄地往香梅嫂子家走了去。

走到上次那个墙根地下,一眼就可以看见香梅嫂子家的洗澡间,李大宝心下不由想起了上次在那里和香梅嫂子干那事儿时候的一幕幕画面,心里不由一荡,要是啥时候能够再和香梅嫂子折腾折腾,那该多舒坦。

可是现在刘根儿回来了,只怕这种事儿是再也不可能的了……

就在他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见院子里面传来了一阵高声的争吵。

李大宝心下奇怪,攀着院墙往里间屋子看了过去。

只见赵香梅站在房门口,眼睛发红,带着哭腔嚷道:“刘根儿,你还是个人么?”

里间刘根儿一下子冲出了屋外,怒气冲冲地瞪着赵香梅,怒骂道:“赵香梅,你这婆娘真是疯了,我跟你说,这个婚,我离定了!房子是我家的!你一分也别想沾!”

赵香梅咬牙切齿,凌乱头发遮挡下的那张脸庞上满是痛苦和恨意:“刘根儿!你的良心难道被狗吃了吗?为了……为了这个野女人,三四年不回家……你,你现在还要让她在家里住,你……你……”

里间走出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抱着膀子阴阳怪气地说:“哟,说谁是野女人呢,你还当真以为是我要赖着你家的刘根儿?”那女人脸色微沉,转过头来冷冷看了刘根儿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