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到了憨三儿家门口,李大宝气愤地踹了一脚大门,里间院门一下子被推开,正是憨三儿那厮来开的门,李大宝瞪眼瞧着他:“憨三儿,你他娘的昨天干啥去了?”

本以为憨三儿会唯唯诺诺地瞎编个借口,谁知道他苦丧着脸,摇头诉苦:“大宝哥,你可算是回来了,我……我被人打了。”

李大宝皱眉,看看憨三儿脸上确实有青肿的痕迹,不由奇怪:“你咋被打了?被谁打了?”

憨三儿摇了摇头:“我……我也不知道……”

憨三儿这才说起昨天的事儿,原来他从李大宝这里拿了处理后的种子和催生药剂之后便去了地里播种,忙活了大半天,把种子全种下去,开始倒催生药剂的时候,却忽然被人从后面用麻袋罩住了脑袋。

黑天昏地之下就挨了一顿胖揍,等到那些人走了之后,他才把罩在脑袋上的麻袋给取下来,但是那三袋催生药剂却已经不翼而飞,憨三儿当时就立马去找了李大宝,可是李大宝早就去了古溪镇,哪里能找得到。

听憨三儿说完昨天的辛酸事情,李大宝心里是又好笑又好气,这憨三儿还真他娘的是个倒霉球,被人打了居然还不知道动手的人是谁。

他寻思着,听憨三儿所说,打他的至少都有三四个,那些人为啥要打他呢?难道是冲着催生药剂去的?

想想现在知道自己催生药剂神奇药效的也只有周青青和村委会的一部分人,村子里其他人压根儿就还不知道自己靠着催生药剂挣了钱,那这些打他的人究竟是谁呢?

现在知道憨三儿不是故意偷懒不帮自己种地,李大宝心下也是无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事儿你跟别人说了没?”

憨三儿摇了摇头:“大宝哥,你咋不早告诉我……给你家种地还会挨打,要是早知道,我……就是两千块我也不敢干啊。”

李大宝没好气地拍了他脑袋一巴掌:“放你娘的屁,我咋知道突然会有人来抢肥料,不过你放心,这些打你的人,我会揪出来帮你报仇的。”

憨三儿皱着眉头,眼中忽然闪过一抹怪异的神色,虽然是一闪而过,但是这一抹眼神变化却还是被李大宝给捕捉到了。

他心下暗道,莫非这个憨三儿还有啥东西瞒着自己?

想到这里,他也是伸手抓住了憨三儿的肩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盯着憨三儿说:“憨三儿,你还知不知道其他的,就只有这些了吗?”

憨三儿脸色微变,犹豫了起来,但是抬头看到李大宝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了下来,他也是有些害怕了,吞吞吐吐地说:“大……大宝哥,其实我,我听那几个人说话声音,声音有些熟悉,好像是邻村的那一伙人……”

李大宝瞪了他一眼:“邻村的哪伙人?憨三儿,我跟你说,我的肥料是我自己做的,被人抢了去,我顶多也就自己重新做就是,你呢?憨三儿,被别人那样打一顿,难道你心里就不气?你还真是个扒灰的怂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