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忽然一个有些尖锐的喊叫声从远处响起,一辆汽车缓缓驶近两人,是一辆白色牌照的奥迪小车,小车缓缓驶到了李大宝两人的身旁,车窗摇了下来,里面是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年轻男人。

他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梳得铮亮,看上去倒是人模狗样的。

“琴琴,你在这儿说什么呢,这位,莫非就是……”那男人说话时候转过头来,扫了一眼李大宝,见他坐在电动三轮车上,裤脚上都是泥巴,微微瞥了瞥嘴角,脸上满是不屑之色。

李大宝见多了这样的眼神,心里不由暗骂一声,你爷爷的,这家伙多半就是钟秋月派来专程监视周青青的,哼,那种秋月还真不是东西,把自己的女儿当犯人看着,连一点自由空间都不留。

听到那年轻男人问起李大宝,周青青也是不由脸色一变,这位周秘书可是自己母亲身边的人,一向跟着自己母亲四处办事,手下里很有人脉不说,和自己母亲之间的关系也是极好,就连自己的话,或许都没有这个周秘书的话有分量。

要是……他回去和自己母亲一说,在村口遇见了自己和李大宝聊天,说不动钟秋月以后会对她的自由更大的限制了。

所以周青青也不多说,连忙打开车门就走了上去,埋着脑袋轻声说:“周秘书,走吧,我们回去吧。”

那周秘书淡淡笑了笑,眼镜框底下一双眸子却带着一丝深意看了李大宝一眼,似是对周青青小声聊闲话一般,轻轻说道:“琴琴,镇长今天一直嘱咐我呢,说要好好接你上下班,别让村里那些别有心思的人成天缠着你,她还说啊……这村子里有一个叫李大宝的小子,没有自知之明,还对琴琴你有一些想法呢,啧啧,你说这穷乡避壤里的人,怎么还能这么不要脸呢?”

李大宝脸色微沉,他心里明白,这家伙肯定知道自己就是李大宝,所以这一番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咬了咬牙,李大宝暗自捏紧了拳头,若是换做了普通人,他这时候早就和其争论起来了,甚至还有可能大打出手,但是眼前这个戴着眼镜的周秘书,明显就是周青青母亲身边的人。

镇长身边的人,手底下随随便便都有一点关系,自己现在才刚刚起步而已,要是被这些家伙盯上,随随便便使点手段都可能将自己扼杀在摇篮里,李大宝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所以他深深看了那个周秘书一眼,却并没有开口说话。

周青青一脸为难,生怕李大宝会和周秘书争执起来,连忙催促了一句:“周秘书,我们走吧。”

那周秘书看了李大宝一眼,见他盯着自己,却并没有说话,嘴角微微一勾,心里冷笑,原来也是个没用的孬种。

想及于此,他也不再多说,脚下一踩油门,便掉转车头,渐渐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