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说到打赌,王欣的脸色不由骤然一变,打赌的事儿她当然还记得,最开始在菜市场的时候,她就一直很害怕李大宝提这事儿,可是李大宝一直没说,她倒也是渐渐放下了。

心里面还以为李大宝现在把黄瓜卖给了自己,当初那打赌的事儿,他就早已经放下了,谁知道,现在竟然又提了出来。

王欣心下恼怒,这家伙不是挺聪明的嘛,怎么这时候来找自己麻烦,这不是明摆着找事儿吗?

自己是什么身份?春风大酒店的老板,难道还真要跪下来伺候这个小子吗?

王欣脸色阴沉了下来,瞪了李大宝一眼,冷冷说:“什么赌注?你现在还跟我提那赌注?我们俩现在难道不是合作关系吗?”

其实李大宝也是这么一提,他心里知道以王欣心高气傲的性格肯定不会答应自己,不过她要是说两句好话,李大宝说不定还真让这事儿过去了,但是现在一听这王欣口气,他心里也是犯起了横来。

你爷爷的,是你当初跟小爷说好的打赌,现在就想翻脸不认人了?

不过咬了咬牙,毕竟现在和王欣是合作关系,自己的菜可都还要靠着王欣这里卖掉呢,要是真把她得罪死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心下寻思着,正要忍气吞声说是自己开个玩笑,但是哪曾想,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那王欣却再次说道:“李大宝,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你的这些黄瓜可还在菜市场里,一根都卖不出去。”

这句话,却彻底把李大宝心里的火气给激出来了。

他娘的,这婆娘还真以为自己怕了她了?反正刚刚已经签了合同,李大宝也看过,里面违约金可是高达二十万,这王欣要是单方面想要违约,自己完全可以找到法院告他娘的了!

想到这里,李大宝将合同揣进兜里,抬脚就朝着王欣走了过去。

看到李大宝走了过来,王欣心下不由一惊,暗暗讶异道,这小子想要干什么?一时间也是紧张了起来,连忙坐正了身子,满是警惕地紧紧盯着李大宝。

李大宝走到王欣身旁,伸手敲了敲桌子说:“我们俩的打的赌,赌注是啥你应该还记得,现在这个赌是我赢了,你就得跪下来伺候我!”

王欣咬牙,怒视着李大宝:“李大宝,你……”

李大宝眉毛一挑:“咋了?难道不是这样吗?”

王欣自知理亏,却又哪里想去伺候李大宝,坐在那椅子上,一时间既不说话,也不动弹。

李大宝心下冷笑一声,一双手伸出,一把就把王欣的身子给抱了起来,惊得王欣小嘴微张,失声高呼了一声。

他一屁股坐在了王欣坐过的椅子上,然后把王欣放到了一旁,学着刚刚王欣的样子,翘起二郎腿,脸色淡淡:“愿赌服输,你快去弄点东西来,我这忙活了一上午,正好肚子也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