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那憨三儿这才把朱大昌的丑事儿给抖了出来,李大宝一听之下,不由乐了,心下暗暗道,朱大昌啊,朱大昌,这次非得抓住你的把柄。同时又是稀奇这憨三儿还是不是个男人,这事儿都能忍。

原来憨三儿说,有一次晚上他喝了酒,半夜醉醺醺起来上厕所,却正巧听到朱大昌和他老婆从楼上下来,俩人肯定是刚刚干完那事儿,还说了一些见不得人的话,憨三儿心里害怕之下,就又躲了回去,全然装作不知道一样。

李大宝稀奇道:“憨三儿,这事儿你咋不捅出来呢?朱大昌都这样对你了,你还帮他干坏事儿?”

憨三儿也是一脸无奈:“大宝……人朱书记可是村支书,我憨三儿又算那根草,哪敢和他斗啊。”

李大宝摇了摇头,心里又是不由暗暗好笑,这憨三儿还真是个窝囊废,他心里琢磨了一会儿,决定去憨三儿家一趟,这次非得要抓住朱大昌的把柄不成。

看了眼地上的憨三儿,李大宝沉着声说:“憨三儿,你就在这儿呆着,我要是没回来,你哪儿也不准去,不然老子非得揍死你!”

憨三儿现在是真怕了李大宝,哪里还敢说个不字,连连点头。

李大宝这才放心地往憨三儿家走了去……

到了院门口,只见憨三儿家的灯还亮着,院门也是敞开着的,只怕是憨三儿以为他这趟出去顺顺利利,要不了多久就能回来,所以没关门。

李大宝推门进了院子里,那里屋传来憨三儿老婆周燕的娇喊声:“憨三儿,你回来了呀,快去把厨房里的碗给洗了。”

李大宝没支声,心里暗骂一句,你爷爷的,骚婆娘自己不知道去洗碗,成天到处偷人,还他娘的指使憨三儿,真不是东西。

他径直推开门,走到了房间里去,一眼便看见了那侧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的周燕,周燕穿着一身碎花裙子,裙子只遮住了小半的背,能够看见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那裙子底下诱人的大半边肥美的屁股蛋子,更是几乎完全暴露在了李大宝的眼皮子底下,看得李大宝直吞口水。

周燕压根儿没有察觉进屋来的不是憨三儿,还一个劲地说:“憨三儿,不是叫你去洗碗嘛,咋就进屋来了?没听见我说的话吗?”

她说着,缓缓转过身来,看见了站在床边的李大宝,吓得一张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那双诱人的眼睛也是渐渐瞪大:“你……你,李大宝……你咋进来的……”

周燕连忙伸手扯过铺盖,把那异常动人的美景给完全遮挡住了。

李大宝笑了笑:“院门没关,我当然就进来了。”

周燕柳眉微微皱起,没好气地瞪了李大宝一眼:“李大宝,你大晚上的往别人家里跑是要干啥?我告诉你,憨三儿可一会儿就回来了,你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