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抬起头来,看着走到院门口的周青青和钟秋月,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但是他的一双眸子里却闪出了一抹从未有过的神采。

钟秋月转过了身来,看到了李大宝的双眼,他双眼之中的神采是那样的明亮,就仿佛当年她还年轻时曾经见到的那个男人一眼。

同样的眼神,同样的倔强,可惜……

周青青也是看向了李大宝,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忽然感觉到了一种酸楚,这样子的局面,会让李大宝承受多大的压力……虽然她一直隐隐期待着李大宝能够说出几句挽留的话,但是当李大宝真的开口说出这一声等等的时候,她却没有一点快乐,反而是更深的心疼。

因为她知道那对李大宝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一旦开了口,以后压在他身上的东西,将会比什么都重。

可是李大宝已经开口了,而且他也不会后悔,他就这么平淡且冷静地看着钟秋月,他知道自己和钟秋月之间的身份天差地别,但那又怎么样,要是连反驳她的勇气都没有,又谈何做到超越她?

所以面对着钟秋月略带愤怒的眼神,李大宝面无表情地再次开口:“你错了。”

钟秋月眉毛一挑,美目之中满是冷笑和不屑:“年轻人,这不像是一个聪明人会说的话。”

李大宝嘴角微微勾起,眼中的光彩越加明亮:“我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而且一年之内,我会让你亲口对我说,你错了!”

钟秋月笑了出来,但是她的眸子却很冷:“是么,年轻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大宝没有说话,钟秋月伸手抓住周青青的手臂,留下最后一句:“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总会死的很惨。”说罢,她和周青青便离开了,只留下了空荡荡的院子和站在原地的李大宝。

周青青离开了,而且很有可能自己以后看到她的次数会越来越少,甚至可能连说句话都可能变成奢求,她们离开后不到一个小时,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就来了诊所,收走了周青青的所有东西。

那间属于周青青的卧室再次变得空空荡荡。

李大宝站在卧室门外,鼻间仿佛还能够闻得到里面若有若无的一丝周青青身上的香味,但是香味还在,人却已经走了。

他捏了捏拳头,心里暗骂,他娘的,小爷难道就会一直困在这南溪村里?会一直穷下去?放你娘的屁,老子要走到比你更远一百倍,一千倍的地方,达到你想都不敢想的高度!

他脑子里想着钟秋月所说的那些话,咬紧了牙齿,迟早有一天,老子要扒了你这婆娘的裤衩子,折腾到你求饶!

但是这些事情可不是光想想就能做到的,李大宝也是立马抛开了脑子里的这些杂念,当天下午便去了地里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