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周青青绷着小脸,红红的眼中,满是怀疑和愤怒!

本来见到周青青在大厅里等着自己,李大宝心里还有几分喜悦,但是听到周青青这话,心里一下子就不舒坦了起来。

你爷爷的,这小妞还真以为自己是村支书就啥事儿都能管,自己晚上出去一趟难道还犯了法了吗?

他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瞥了周青青一眼,冷冷道:“周书记,我晚上出去干啥,那是我的人身自由,个人**,你管不着,我也不会告诉你。”

说罢话,他便朝着自己的卧室走了去,谁知道刚刚走到门口,后面的周青青忽然开口骂道:“李大宝,你这个混蛋,你是不是去找姚凤凤的!你和她……你……”

说到这里,周青青再也说不出声,狠狠瞪了李大宝一眼,转身冲进了卧室去,“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李大宝转过身子,看着周青青那关上的卧室房门,心里百味参杂,口中有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无奈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卧室。

靠在床头,李大宝把今天和周青青的事儿想了一遍,最后也是无奈叹了口气,随即开始想起了自己的正事儿,现在姚凤凤家的自理地被收了,自己没了地可就没了经济来源,虽然现在床板底下还压着五万来块钱,但是李大宝可不想就靠着这点钱混吃等死。

明天得想办法去弄快自理地回来,心下琢磨了一番村里的人,他忽然一拍大腿,哎呀!怎么忘了他了,明天自己去他家一趟,给个几千块钱,就肯定能把他家那块自理地给拿下来!

想到这里,李大宝也是躺下睡了过去。

李大宝能够睡得着,此刻在旁边房间里的周青青可压根儿就睡不着。

她扑在床上哭了很久,流出来的泪水几乎把枕头都给打湿了,她周青青是村支书,是受过高等教育,眼力见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但是她终究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子。

当初在学校里,她每每见到室友同学因为失恋或表白被拒哭的死去活来时,还暗暗嘲笑她们心智不成熟,可是如今发生到了自己身上,她也是真正地感觉到了那种绝望。

她在客厅里等着李大宝,分明就已经放下了身段尊严,想要好好和李大宝谈谈今天的事儿,可是李大宝为什么会这么绝情,他为什么要那样说自己。

周青青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水,咬了咬牙,李大宝他根本就不喜欢自己!不然他为什么要对自己那样……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陡然揪紧,就连呼吸,都变得痛苦了起来。

窗外的夜风刮了进来,凉飕飕的,周青青心里酸楚,终于是忍不住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响起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喂,琴琴啊,怎么还没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