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李大宝悄悄跟在朱小军的背后,看着他渐渐从小树林远去,现在修炼了玄气的李大宝行动之时,身轻如燕,一般人根本就察觉不到他走动的声音,再加之李大宝隐蔽的很好,所以朱小军虽然时不时就会回过头来张望一二,却依旧没有发现李大宝的存在。

看到朱小军那时不时回头张望的模样,李大宝心里也是冷笑,自然知道朱小军这家伙必然是要去干啥坏事儿,不然也不会这样贼眉鼠眼,做贼心虚了。

朱小军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回头看了看之后,钻进了一个熄了灯的屋子里,李大宝悄悄跟了上去,一看之下,心里不由一阵讶异,这是憨三儿的家啊,朱小军怎么跑到憨三儿家来了呢?

这大晚上的,朱小军绝对不可能是来找憨三儿谈事的,就算是,那也是一定有问题。

朱小军是从憨三儿家的后院门溜进去的,李大宝也走到那后院门口,伸手轻轻按在门板上,门板是松的,而且已经打开了。

原来后院门留着,看来是憨三儿家的人给朱小军专门留的门,那又会是谁呢?

李大宝眼睛一亮,随即不由想到了一个人!周燕,憨三儿的老婆,以前就听说憨三儿家老婆不是本地人,长得忒水灵,那憨三儿也是有年轻的时候出去打工,结果逃回来了这么一个老婆,村里人还都说他命好呢。

现在看来,只怕他这老婆在外面偷人呢!

想想憨三儿这小子一向唯朱小军朱大昌之流马首是瞻,现在自己被别人戴了绿帽子都还不知道。

李大宝心下冷笑,偷偷地钻了进去,只看见二楼屋顶上,有点点灯光亮起,不由悄悄朝着二楼爬了上去。

憨三儿家的房子是他父母留下来的,他家早几十年是做染坊的,后来改革开放了,做染坊根本赚不到啥钱,人家去镇上,啥衣服买不到,谁还会来憨三儿家这个小染坊买破旧衣服啊,于是他家父母便把染坊的工具都给卖掉了,那原本用来染布的二楼自然也就这么空了出来。

此刻李大宝顺着沾了不少灰的楼道间,轻手轻脚走到了二楼,楼道间的房门敞开着,里面传来阵阵悉悉索索和压低了的说话声音。

“燕儿,可想死你了,快让哥亲亲……啧啧,你身上可真香,是啥味儿啊?”

听到这声音,李大宝心下不由哈哈大笑,朱小军,原来这老小子果真是来偷憨三儿的老婆来了。

李大宝走到房门口,从那敞开着的大门门缝往里面瞧去,只见皎洁的月光之下,朱小军怀中搂着一个乖巧美妇,正上下其手,其脸上带着色眯眯的笑容,嘴巴不住地往那美妇雪白的脖颈上亲去。

那美妇一阵咯咯咯娇笑,笑声又骚又浪,听得李大宝都是不由心里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