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周青青的这么一番话,说得朱小军和朱大昌两人是哑口无言。www

倒是那朱小军率先咬牙对李大宝道:“李大宝,我……我为刚刚我说的话道歉。”

朱大昌见朱小军都道歉了,要是自己再这样抬着架子,争这口气,只怕会引起周青青反感,到时候村长的竞争只怕就会更加艰难了。

所以他也是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说道:“大宝,我,我也为刚刚的事情道歉。”

你爷爷的,这次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李大宝心下喜滋滋,明面上却只是淡淡点头:“算了,也没啥。”

现在李大宝敢和朱小军他们这样硬怼,那自然是有原因的,现在村子里的事情,只要自己傍上周青青这棵大树,那么朱大昌俩人就根本啥都不算了,更何况,现在的李大宝和以前可不一样了,他现在在镇上已经有了刘文斌那层关系,就算这朱、张二人想要找自己的麻烦,他也有办法应付。

这边吵闹刚平息下来,那老王头身旁蹲着的林霏霏却不由着急了起来,开口大声喊道:“快,李大宝,他呼吸停止了!”

李大宝眼神微凝,一脸严肃,连忙走到那老王头的身旁,伸出手探了探老王头的鼻息,察觉到他呼吸确实已经变得极为微弱,随时都可能停止,看来情况已经很是危急,万万不能再多耽搁。

他伸出一只手按在了老王头的胸膛上,调动体内玄气,护住了老王头的心脉,随即抬起头,对那朱小军喊道:“快去我屋里把针包拿出来。”

朱小军暗暗咬牙,他娘的李大宝,敢趁着现在指使自己,等到这事儿过去,你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但是心里虽然把李大宝一通乱骂,他脸上却不动神色,去了屋子里把李大宝放在里屋桌子上的那一大包行医用的东西给提了出来。

一只手依旧放在老王头的胸膛上,另一只手则从那包东西里抽出了自己的针包,手指娴熟地拈起一根银针,快速扎在了老王头的身上。

李大宝下针速度很快,手指点动,一旁的林霏霏看到这一幕,双眼之中渐渐放出了一丝异样的光彩,她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狐媚的眸子里闪烁着狡黠且灵动的神光!

十几分钟之后,李大宝重重吐出一口气,看了一眼老王头那已经渐渐恢复血色的脸,这才放下心来。

“好了,基本上没啥问题了。”

李大宝伸手将扎下去的银针一根根拔出来,放进针包里,刚刚收好银针,地上的老王头竟然就缓缓睁开了眼睛,虽然还是有些虚弱,却张了张嘴巴,竟然能够说出话来了,他看着李大宝,浑浊的双眼之中带着满满的感激:“大宝……麻……麻烦你了。”

李大宝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没事儿,大爷,以后多注意休息,这段时间天气大,地里的活就放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