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

离开夏梅那边没多久,李大宝便来到了朱小军家附近。www

远远地看着朱小军家那高院墙,二层小洋楼,这样的房子和条件再整个南溪村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你爷爷的,也不知道干了多少扒灰的事儿才捞到了这么多油水!

李大宝狠狠地朝不远处吐了口唾沫,迈步朝着朱小军家走去……

此刻天已经擦黑影了,夏日的月光皎洁明亮,将大地染上了一层白霜。

张桂花身穿一件半透明的纱织长裙,隐约间可以看到长裙后面那若隐若现的白皙皮肤,以及傲人的身材……

这个女人可以说是南溪村日子过的最为不错的一个女人了,不过很可惜,穷人有穷人的烦恼,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烦恼!

但是对于很多女人来说,她们的烦恼有很多时候是一致的——房事的和谐!

南溪村条件不好的汉子基本上都外出打工了,那些女人一年到头也就能过在过年的时候可以和男人好个十天半月的,其余时间大部分都等于是守着活寡。

有钱的男人要么就是偷腥,要么就是下面已经玩的不行了,他们的媳妇儿更惨,每次都是被撩的不上不下,难受的要命。

而张桂花则是这一类典型的范例,朱小军每次回来交公粮都是没几下子就完事儿,而她则只能在后半夜自己偷偷的用手来聊以自慰。

村里的那些人都传张桂花是个口碑不好的偷人精,其实那些人哪里知道张桂花的脾气呀。她确实是缺男人安慰,可是一般的男人她压根就瞧不上。

不说别的,如今的南溪村里的男人能入的了她眼的还真没有几个,若不是李大宝长相清秀,而且今天白天的时候还发现他有那么一个大货子,并且还是纯男子的话,她恐怕也不至于邀请李大宝晚上来自己家里,要知道,这万一真的被忽然闯回家的朱小军发现的话,那么她这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不过说实话,女人的感情一旦宣泄了出去,那么就很难收回来了。

此刻在打水的张桂花心里头想的全都是今天上午在大青山上的事儿,特别是想到自己跪在地上的模样,她恨不能现在钻到井里去。

可是一想之下,她忽然感觉身子一软……

这娘们里面居然是真空的!

不远处的李大宝并不知道张桂花现在的身体情况,不过透过月光,他瞧见张桂花紧紧地夹着双腿儿,双手紧紧地按着腿叉子处,一脸的痛苦,他脸色一变,赶忙从墙上跳了下来。

正自有些羞人的张桂花听到动静吓了一跳,等到瞧见是李大宝之后才松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就是急切的渴望。

“嫂子,你咋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李大宝瞧见张桂花如此模样,立刻关心的问了起来。